西湖的荷花之七

/ 0评 / 1

咏荷诵莲

无论是西湖沿湖滨的荷,“曲院风荷”的荷,还是“郭庄”抑或“下茅家埠”的荷,只要是种植着荷花的水域,都流动着令人心神摇荡的优美,走过的人,谁都无法拒绝无法躲避,只有沉浸其中。文人墨客用无比倾慕的眼神和姿态为荷写诗,作词,绘画。中国画中,荷花是一大主题。

莫奈《睡莲》局部

法国印象派画家莫奈在垂暮之年,把荷塘上众多美的瞬间和形象用颜料固定在画布上,让它们永留人间。清淡素雅的荷是他追求至美的理想主题。他最终力竭倒在了荷池旁,躺在了他心爱的荷的怀抱,亘古与荷相依相伴。

爱荷写荷画荷之人,借荷花歌咏自己心志清远,性格高洁。荷花使我们的日常生活得到了艺术升华。

观音菩萨莲座

在佛教里,荷的别称为“莲”,即是“怜”。表象为佛和菩萨乘坐的莲台,菩萨手持的莲花。艺术、宗教,到了顶点,都是一样的境界——如今皆集于“莲”的一身。碧水之下,是污浊的泥沼,一枝枝莲花挤破浓浓的黑夜,从污泥中绽放出一个个美丽的音符,昭示着卓尔不群的风范和情操。

很早就听说过有关莲的故事。一颗地层深处沉睡几千年的古莲子,一经挖出,只要给它充足的阳光和水分,它便奇迹般地长出绿叶、绽放花朵、结出果实。这就是生命不甘泯灭的勇敢而执著的“莲”。

因为那死去的只是莲的瓣和擎雨迎风的叶,不死的是莲,是它的精魂。就如同人死了,情谊长在;宗教的庙宇倾颓,神明永在。就是死去的也不曾死尽,今年的莲茎,连着去年的莲茎连着千年前的莲茎。

咏荷的诗词千千万万,最契合我心境的是洛夫的“一朵午荷”——

他喃喃的说:

“真正懂得欣赏荷的人,才真正懂得爱。”

“此话怎讲?”

“据说伟大的爱应该连对方的缺点也爱,完整的爱包括失恋在内。”

“话是这么说,可是这与欣赏荷有啥关系?”

“爱荷的人不但爱它花的美丽,叶的清香,枝的挺秀,也爱它夏天的喧哗,爱它秋季的寥落,甚至觉得连喂养它的那池污泥也污得有些道理。”

“花凋了呢?”

“爱它的翠叶田田。”

“叶残了呢?”

“听打在上面的雨声呀!”

(未完待续)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