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湖的荷花之六

/ 0评 / 1

意外的惊喜——逗人、潇洒的雨

一日,抓住一年荷花最后开放的季节,到“下茅家埠”,忽然,乌云密布,轰隆隆,雷声响了,我们还没来得及防备,就看见那大点大点的雨,带着劲健的重量,跟着一阵阵湿润的风,跟着一缕缕轻盈的云雾来了。雨滴打在石板路上、打在泥土地中,打在荷塘池水内,一打一个小圈,那节奏像小孩在戏谑,而一池的荷花显得是那样开心,粉红的花瓣,在来不及承接雨的晶莹圆珠的荷叶旁边,笑得是如此灿烂。先生想伸手从背包中拿伞给我,我笑着阻止了,我想淋一点这样的雨水——空气真好啊!

雨中荷花

四周所有色彩都融化在水淋淋的绿色之中,绿得耀眼,绿得透明。这清新的绿色仿佛在雨雾中流动,流进我的眼帘,流进我的心田……

这雨中的绿色,在画家的调色板上是很难调出来的,然而只要见过这水淋淋的绿,便很难忘却,即使时光流逝,记忆仍宛若一张干燥的宣纸,这绿,随着丝丝缕缕的雨,悄然在纸上渗化……

雨去得也突然——不知在什么时候,雨,悄悄地停了。天光乍现,远山渐明,云层渐薄,后面竟透出了隐隐的日影,风也屏住了呼吸,周围一下变得非常幽静。只觉得静静的空气中,忽然渗进了泥土的潮香,跟着带来了轻轻的凉意。你觉得自己的心中无端地漾起了几分喜悦——这世界,怎么是如此的安逸美好呢?

茅家埠的荷花

水域中小岛上,一两只不知名的鸟儿开始啼啭起来,仿佛在倾吐着沐浴后的欢悦。身边,凝聚在树叶上的雨珠继续往下滴着,滴落在泥土的小水洼中,发出异常清脆的音响——叮——咚——叮——咚……仿佛是这场阵雨的余韵。

不管雨是淅沥沥地下,或者是哗啦啦地下;也不管是骤风雷雨,或者绵绵细雨、春雨、梅雨、霪雨……它总带给大地无限生机,滋润万物。

“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何当共剪西窗烛,却话巴山夜雨时”“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因为雨,曾生出多少轶闻趣事,引发几许诗情画意。

而且,无论什么样的故事,一逢下雨便难忘。雨有一种神奇:它能弥漫成一种情调,浸润成一种氛围,镌刻成一种记忆。

但是,最美、最让我欣喜的雨,是那一日逗人而又潇洒的雨,在夏季,它说来就来,要去就去,豪迈奔放,从不留恋什么,也不用放弃什么,它将与池中的荷花一同保留在我记忆的深处。

(未完待续)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