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湖的荷花之八

/ 0评 / 1

2020年赏荷

今年的新冠肺炎疫情对西湖湖滨沿线一带水域种植的荷花基本没有影响,种植面积没有减少,园林部门的管理照常,所以这里的荷花如常年一样开放着,杭州小百姓一样的漫步湖边,一样的赏荷、摄影荷花和湖景,但外地游客明显减少了,西湖成了杭州人独享的西湖,杭州人心中,总还是觉得少了点什么?是什么,道不清,更说不明。

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了几乎所有的经济运行,旅游行业首当其冲,没有了游客,没有了政府拨款举办的各种针对旅游的展览,杭州的一些景区就疏于管理了。

这几日,乘着这个夏季可能是最后的凉爽日子,去湖滨,去“曲院风荷”,去“葛庄”,去“八卦田遗址公园”欣赏荷花。

“曲院风荷”内虽然仍旧是一步一景,但往年游人如织、旅游团队在导游解说词和队旗引导下,簇拥慢行遍植荷花的游步道,空荡荡只有我们两个人;少了精心培育管理的荷花过早凋谢,只见大片荷叶,少见荷花;莲蓬也像发育不良的孩子那般瘦小;“湛碧楼”的餐厅大门紧闭,因为疫情像所有风景区的茶餐厅,关门大吉。

“湛碧楼”对面亭子附近有一些人群,是整个“曲院风荷”公园内见到的最多一群游客,不是外地游客,是本地杭州人。靠近“湛碧楼”的游步道,同一个地方,我们像往年一样留影。每年一张同一个地点的留影,对比之下,是岁月在脸上、身体上留下的印迹,跟昨天的自己没法比,跟今天的别人更没法比。其实,老年人幸福的获得,在很大程度上是消除对自我的过分关注,活在当下,别再与别人攀比,真正的“难得糊涂”,你就会多了“快乐”,感觉幸福!

顺着“曲院风荷”湖边,走到“葛庄”,这个以前也买票的边门紧闭着,绕道走到“葛庄”正门,使用老年卡免费进入,小卖部的营业员与我们几乎一同进入工作岗位开始上班。这里几乎每年开展的荷展,今年停办了,展示精品荷花的房屋被围栏拦着,正在装修,散发着油漆味。

重瓣荷花

游廊绕着的内水域,当然也不见了那些特殊高级荷花品种,只有一簇重瓣红色荷花开得还算娇艳。在临湖的座椅上坐了一会,湖面上一大片荷花,在微风吹拂下,摇曳着,空气清新飘过来阵阵荷香。

起身离开湖边,在园内行走,突然阵雨,到旁边的亭子避雨。四周静谧,除了我们,没有旁人,亭子边的灌木林被雨水洗得翠绿,树叶上滚动着雨滴,亭子屋檐的雨水急促的流入池水中,叮咚作响,一圈圈涟漪在水中散开,碰到水中的睡莲,才停住,睡莲的花朵鲜艳无比,池中的小鱼儿无目的,似乎也无意义的穿行……引人浮想联翩,想到米兰·昆德拉在《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中的一句话——“我们经历着生活中突然降临的一切,毫无防备,就像演员进入初排。”

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是如此;2020年南方洪灾,是如此;疫情后的经济停摆,是如此;国际关系风云突变,是如此;某个熟悉的老朋友、老同事去世了,也是如此。正所谓措手不及——不是没有时间做准备,而是在有时间的时候没有准备。这就是生活的悖论,前面不是还说“难得糊涂”好吗?

(全文完)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