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长的记忆:中学和老师的故事之二

/ 1评 / 5

不同年代的人,有不同的成长记忆。

时间可以磨灭一切,无法挽留,而回忆可以拯救已经消失的往昔,只要你记得它,只要你愿意回想它,只要你珍惜它。

2

音乐老师

学校的音乐老师是我最喜爱的老师之一,他有很高的音乐素养,会弹奏多种乐器,弹风琴、拉胡琴、吹笛子、箫,还会自己作曲填词,他写过一首有关槐花的歌曲,我记得其中的几句歌词是:高高山上一株槐,手把槐树望郎来,娘问女儿望什么?我望槐花几时开……因为学校认为歌词不健康,没有允许传唱,但不知为什么,我只要想起那些盛开的槐花,脑海中就会响起那首歌的旋律。他教我们识乐谱,教我们唱当时流行的不多几首歌曲,更多的是唱传统的中国民歌和在世界各国传唱的著名歌曲,他有一本记载着“世界名歌”的书,我看过后爱不释手,于是在我离开这个学校到杭州读书后,有机会立即购买了中国音乐出版社修订版的《外国名歌200首》袖珍版,书价是人民币0.55元,要知道这是我积攒了多少时日的零用钱才有的数目啊!一直到大学我都不时的哼唱这些歌曲,在我高兴时,在我忧愁时,它们伴随我度过了那些少年、青年的青葱岁月。如今这本纸张粗糙的小书,仍被我保存在书橱内,纸质已经泛黄,印着一个地球的封面,右下角已经破损。书中第一部分是现代歌曲和民歌,第二部分是古典歌曲,里面除了当时流行的前苏联歌曲和民歌,如红莓花儿开、莫斯科郊外的晚上、喀秋莎、小路、灯光、山楂树、伏尔加船夫曲、三套车、夜歌……还有许多当时人们并不传唱、填了歌词的欧美名曲,古巴的鸽子、意大利的桑塔露西亚、莫扎特的摇篮曲、贝多芬第九交响曲中的欢乐女神,圣洁美丽、舒伯特的小夜曲、摇篮曲及圣母颂、门德尔松的威尼斯船歌、威尔第的饮酒歌、法国古诺的小夜曲、勃拉姆斯的摇篮曲、德国西尔歇的罗列莱等等,举不胜举。他引导我们这群山城的小孩第一次踏进了世界的音乐圣殿。

他还编排了一个群舞,曲子是他自己写的,叫“霓裳羽衣舞”。历史传说,“霓裳羽衣舞”曾是唐玄宗亲自为杨贵妃创编的舞蹈,也是杨贵妃跳得最好的舞蹈,但这个舞蹈并没有传承下来。我们的舞蹈服装是音乐老师伙同其他老师为参演的同学用各色绸子缝制的,效仿京剧的服饰,化妆也是古代女人的样子,我也被选中表演这个舞蹈,课余一遍一遍的排练,表演那天,不止一次看着镜中化着脂粉的小脸庞,心中又忐忑又兴奋。

音乐老师还为我们排演过折子京剧——“苏三起解”和“打渔杀家”。小时候的记性好,至今仍记得不少其中好听的韵律和戏词。有趣而又难忘的情节是,那个扮演“苏三起解”中解差陈公道的调皮小男孩化好妆,鼻子上涂着白色的丑角标志,一说到那句戏词:“你说你公道,我说我公道,公道不公道——自有——天知道!”最后三个字特意停顿后,得意的抬高嗓门,摇头晃脑的样子,总是引来同学、老师们一阵大笑,乐不可支。

(未完待续)

一条回应:“成长的记忆:中学和老师的故事之二”

  1. lian连说道:

    上世纪80年代的大学校园仍在传唱《外国民歌200首》,还有后来的台湾校园歌曲。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