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长的记忆:中学和老师的故事之一

/ 0评 / 4

不同年代的人,有不同的成长记忆。

时间可以磨灭一切,无法挽留,而回忆可以拯救已经消失的往昔,只要你记得它,只要你愿意回想它,只要你珍惜它。

1

我就读的第一所中学,坐落在一个小山城外,高高山崖石壁下。出城要走很长一段铺着石子的马路,穿过一座河上架着的石桥。平素桥下河水不深,河滩上布满了鹅卵石,轻易就可下到河滩,采集那些形态或圆润或奇异、有色彩的鹅卵石。而一旦下大雨,山洪暴发,河水上涨,浑浊不堪,走在桥上似乎河水就要冲垮这座石桥。这时,女同学总要找男同学陪伴才敢过河。所有的学生都住校,周末(星期六)下午排的都是辅课,如音乐、美术、体育课,下课比平时要早,下课后回家住,周日晚饭后回校晚自习住宿。

校舍周围砌着高高的围墙,从学校围墙外,山的另一边,可以爬上山崖,山上除了岩石就是一些矮小的灌木丛,最多的是杜鹃花和一种秋天会长出一簇簇红色小果实的灌木,很少有高的大树。山上有一两个石灰岩的山洞,老师禁止学生爬上山,更不准进入山洞内,说是不安全,但永远不能阻止那些调皮的男学生冒险爬山,并怂恿女学生同行。所以除了新入学的学生会听从老师的教导,步行止于山下,几乎所有的学生都上过山,以至于从山下到山上形成了一条弯弯曲曲的攀岩小道,老师也知道学生们都爬上山去玩耍,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当作不知。

中学大门外隔着石子马路是一条与马路平行的灌溉小渠,水渠外面就是一大片田地,春天这片田地上盛开着整片的油菜花,茂盛的油菜完全盖住了田埂间的空隙,黄灿灿的花朵吸引着大群的蜜蜂,飞来飞去,美不胜收。

中学比我们就读的小学大很多,进入学校大门,首先看见的是一个大操场,操场上有篮球架、并列的几支竹子爬杆、高低杠、双杆、平衡木、跳高跳远的沙坑,操场到底正中央是几级石头台阶,上面矗立着升国旗的旗杆,两边是两个长方形的花坛,花坛内常年种植着红色的鸡冠花、粉红色的凤仙花和各种色彩的大理菊。

花坛中央的石级上去就是校长和老师们的办公室,左手边是大礼堂和音乐教室,穿过它们,就是两排楼房教室,上下课的时候,钟声一响,一群学生奔向楼梯,木板被跺得咚咚响,校园的最后面是图书室小楼,另一边是平房的食堂和宿舍楼房,男宿舍在楼下,女宿舍在楼上。

槐花树

有一个老花工不分季节的料理那些花卉和学校围墙四周的林木,学校内最多的林木是槐树,槐树为落叶乔木。夏天因槐树的侧枝粗壮,树冠浓密成云团状,远看如同一团墨绿浓云,大太阳天,同学和老师们课间,喜欢在槐阴下乘凉。槐树一般在每年6——11月开花,然后结果。花期大约半月左右,每到盛花期来临,槐花呈簇状,重叠悬垂。一串串洁白的槐花缀满树枝,花蕾白色有黄色花粉,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素雅的清香,沁人心脾。槐树花谢后,树上聚满了成串的荚果,未成熟时荚果黄色,逐渐变黑,很像乌豇豆。这种树木在杭州很少见到,所以那种槐树开花的盛况在是杭州看不到的。

(未完待续)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