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嬢嬢”之三

/ 0评 / 2

隐去姓名,发生在身边的真实故事

Every name has a story (每个名字的背后都有一个故事)

悠悠时光中的记忆

3

她的工资收入并不高,除了养活自己小家的三口人,还要时不时接济住在杭州也处于困难家境的母亲和多子女的兄嫂,不知她那些最艰苦的日子是如何捱过的。她从不对娘家的母亲和兄嫂诉说自己的苦难,每次从上海来到杭州母亲与兄嫂同住的家,她总是像家境很好的时候一样,给母亲、兄嫂、侄儿侄女们带来各种大上海才有的稀罕礼物,每人都有份,自己也是穿着整齐、体面,从不显露出贫穷、寒酸,夏天是丝质或面料很好轻薄的棉质衣裤,冬天是呢绒大衣,那些衣物总好像刚从上海百货公司买回来时一样,一尘不染、整烫得有棱有角。

有一年的暑假,我与好朋友被她邀请到上海度假,亲眼目睹了她和儿女们的生活状况。她住在上海静安区的一个老式公寓楼的底楼,与邻居合用一个厨房,听好朋友说,这里一楼一底的住房原本都是她们家住着的,因为经济日渐捉襟见肘,只得紧缩开支,把大部分住房让给了别人。她是那样节俭,为了节省,她很少用成品的蜂窝煤,平素总购买更便宜的碎煤屑和着黄泥做成小煤团烧,这样的煤团比较经烧,成本也低很多,夜晚用这种湿的碎煤屑泥团封煤球炉,炉上放置烧水壶,过夜的热水就可以早晨用来洗漱。每餐的新鲜菜她总留给我们和孩子们吃,自己吃剩菜剩饭。

她有一个习惯,出门上班穿的衣服,回到家立刻换下,特别是贵重的外穿细软、呢绒衣物,用热水揩拭后晾干挂入衣橱内,很少洗涤,平素在家都穿居家的旧衣服,第二天穿戴的衣物是另外一套,她说这样衣物不会走样,多年都会保持它们的棱角、衣样和色彩,也非常经穿。这个穿戴、保存贵重衣物的方法,我也学会了,确实终身受益。

或许,如此这般,她只要养大儿女,侍奉母亲,帮衬兄嫂,照顾侄儿侄女,也就平淡的过完自己的一生,但生活并不如你预期的一样。

(未完待续)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