哀伤

/ 0评 / 0

杭州昨天一整天都下着中雨,空气都是湿漉漉的,周围静悄悄,我在书房内看书,在电脑的键盘上敲字,这是在“家”的感觉——安心而慵懒,时间缓慢下来,你似乎可以看到光阴的痕迹。

这两天“微信”和网络上都是有关“死亡”的消息,国之栋梁袁隆平和吴孟超逝世了。大家关注的是两位大师生前的功绩和对大师逝去的哀悼,我却想到了大师的亲人,特别是与他们朝夕相处、一路陪伴的夫人,譬如袁隆平的夫人,比袁隆平小八岁的邓则,此时是什么心境?不禁一阵心痛!

与大自然相比,人的生命是脆弱的,生命只在呼吸之间。疾病、自然灾害、战争瞬间就能够夺取千百万人的生命。一个小小的新冠病毒,就已经夺取了几百万人的生命。

下午看了一篇微信文章“悬而未决”,是张月对华东师范大学紫江特聘教授、政治学系博士生导师刘擎的专访,看得很认真,因为刚刚学习过“得到”上课程——《刘擎·西方现代思想》,受益匪浅。看“悬而未决”中这一段——

阿伦特的名著《人的境况》,“大家知道自然世界是无生无死的,但人必须面对死亡……为什么人终有一死会成为一个问题呢?因为你会想,我死了,大自然依然存在,太阳照样升起,死亡对我个体而言是一个如此重大的决定性的事件,但大自然竟然不为所动,这里有一种很深刻的荒谬感、一种虚无感,就是我是无关紧要的存在,一种徒劳无益的存在,那‘我’的意义在哪里?”

沉痛悼念国之栋梁袁隆平和吴孟超大师

袁隆平和吴孟超的一生是“有意义”,我们这些平庸之辈呢,意义何在?

我们都已经到了耄耋之年,人人身体都有些病痛,即使已是病体,但只要两人健在,就能免除一人孤独无依,精神流离。但这一天终于会到来,一个人会先行不在人间。

我们总以为,离别很远;我们总以为,日子很普通。其实,分别也许就在此刻。你所浪费的今天,正是昨天死去的人奢望的明天。你习惯的寻常,可能是别人踮起脚,再也够不着的生活。在这世界上,你有多少不以为然,就有别人多少的梦寐以求。

只有经历生死,才会知道,哪有什么山高水长,一不小心就是后会无期。每一个努力开怀笑着的人背后,都有不为人知的故事。作家刘亮程说,落在一个人一生中的雪,我们不能全部看见。

同样,你永远也不知道,明天和意外,谁会先来。你永远也想不到,有些人,走着走着就散了,相聚,比走散更难。

斯人已去,愿袁隆平吴孟超的亲人节哀!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