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家门前的“东河”

/ 0评 / 3

东河上的游船

杭州是江南水城,水是杭州的灵魂,杭州之美在于水,这水不仅是西湖的水,更有那城中无处不在的大小河流,水在城中流,城在水中绕——“东河”、“中河”、“贴沙河”、“西溪河”、“余杭塘河”、“西塘河”“古新河”、“沿山河”、“官河”“南应家河”……其中最重要当然就是“大运河杭州段”。杭州的历史,是一部因西湖而成名的历史,杭州的历史,也是一部因杭州城中河流及京杭大运河而兴的历史。蜿蜒盘旋的大小河流及京杭大运河不仅给杭州带来了如画的风景,而且孕育了独特的都市水文化。几千年的河流流淌至今,留存了数不尽的历史古迹,积淀了深厚的文化底蕴。

来杭州的外地游人,第一选择肯是先到西湖边走走,沉浸在西湖的湖光山色之中。大部分国人心中,似乎西湖就是杭州,杭州就是西湖,不到西湖不算来过杭州。再就是游览西湖周边的雷峰塔、花港观鱼;走苏堤、白堤;然后去灵隐寺烧香朝拜;做过旅游攻略的或许还会去西溪湿地公园……但外地人很少知道杭州还有一个风景秀丽的“东河”,就是杭州本地人,一本正经全程游览东河的人,也不会很多。

东河边的舞剑者

我们家东边紧靠“贴沙河”,出门走不远就到了贴沙河河边,这里是我们每天散步的场所。西边临近“东河”,时不时也会去东河边走走,东河的景观要比贴沙河丰富得多,人文历史也比“贴沙河”悠久。

“东河”开挖于五代十国,距今已有一千余年历史。当初是为了打通运河和钱塘江的水路,便于运输,事实上,南北走向的“东河”,横穿杭州市区,一度成为当时繁华杭州的南北水上交通要道,河上船只来来往往,祖祖辈辈的杭州人在东河边繁衍生息,与西湖与京杭大运河不同,“东河”是杭州老百姓家门前的河。

但随着时代变迁,朝代更迭,“东河”几经淤塞,南端更因南宋皇帝修建“德寿宫”填埋了河道,让“东河”成了一条“断河头”。

上世纪80年代初开始,政府启动了中、东河综合改造工程,先后投入数亿资金,沿河坊街开挖河道,重新连通“东河”和“中河”,使“东河”水流动,“断头”不再,又疏浚河道,美化环境,改造沿线民居,让“东河”成了杭州城内既宜居又宜游的优美景观。

拦水大坝上形似龙的“镇水兽”

几经改造修整的“东河”,总长四千余米,南北走向,南起河坊街梅花碑的“断河头”,中、东河贯通后,中河水沿河坊街“断头河”河道由西往东,在此向北穿过“斗富一桥”流入“东河”,站在“斗富一桥”上望去,东河水由此向北缓缓流动,一路经壩子桥汇入京杭大运河。

乘着杭州炎热难熬的夏天还没有真正到来,我们兴起,步行重新游览完完整整的“东河”两岸。

东河的壩子桥、梅花碑之间有往来游船,称为水上公交7号线,穿过市区,单程约50分钟,一船只能坐8人(包括幼儿)。虽然沿途有多个停靠站,但满员时如果没人上岸,游船是不停的,因此中途上船的希望渺茫,坐船的人比较多,要排队,一排就是一个多小时。单程票价3元,和杭州坐公交车一样,可以刷IC卡,支付宝,微信及使用老年免费公交卡。因为排队时间太长,我们没有赶上时间,乘水上公交船游“东河”,应该有不一样的体验。

俗话说,是河就离不开桥,步行走东河游步道,会穿过架在“东河”上一座座形态各异的桥梁,河坊街的“断头河”上架着“佑圣观桥”,正对着“佑圣观巷”,佑圣观巷以“佑圣观”而得名,“佑圣观”原为南宋孝宗潜邸,光宗、宁宗均出生于此,淳熙年间改为道院,规模甚大,可惜如今不见了踪影。

“东河”最南端的梅花碑旁边有条“五柳巷”,五柳巷之名源于宋时此处有一小御园,名为“五柳园”,旧时为达官贵人居住之所,后成平民栖息之地,离河坊街、南宋御街很近。

经过改造的“五柳巷历史文化街区”,既保留着民国时期的里弄建筑,也有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青瓦房,不同时代特色和地域文化的“老房子”,见证了杭州城市的变迁和历史文化的发展过程。集中反映了杭州清末民初的平民生活特色,这里的居民至今仍保持着老杭州人滨水而居的生活方式,充满市井气息。走“东河”一定要到“五柳巷历史文化街区”看看,那些粉墙黛瓦,墙上的图画,墙头上的鲜花,河埠头的风景,滨水而居的普遍老百姓的日常生活……一艘小船,吱吱呀呀地摇来,东河边垂柳飘飘,河中楫声桨影,凤萧声动,一千年的声韵还在流淌,一千年的时光还在延续。

改造东河时,设计和建造者们还大手笔的在东河沿线七座桥下建造了桥下栈道,在两座桥旁建造了人行过街地道。已建成的与东河游步道配套的桥下栈道、过街地道不但明亮、宽敞、便捷,还兼顾文化内涵和视觉美,每座桥下都饰有不同内容的浮雕、线雕、板画,展示唐宋以来杭城市井文化、运河漕运文化及商业繁华景象。漫步在寛阔的桥下栈道,细观组组浮雕、图画,欣赏往日繁华,追忆古城岁月,不失为休闲旅游的另一种方式。

行人在宁静的河边游步道上散步行走,不必绕上喧闹繁忙的马路,避免了穿过车流的危险。桥下栈道不但是避开穿越马路的舒适游步道,炎夏时节,还是游人避暑纳凉之处。喜欢器乐的人,更选择桥下栈道,作为演奏管弦的场所。

桥下栈道吹奏萨克斯管

一步一行,穿过西湖大道“安乐桥”下宽约3米的栈道,两侧墙上装饰的是一幅幅浮雕;

走过“章家桥”旁“清泰街人行地道”,坡度平缓,与游步道自然相连,因为雨天,地上还铺设了地毯,防止行人滑倒,体现了保养单位的细心、贴心;

解放桥”下宽敞明亮的过街人行道,两侧墙上是一幅幅彩色画面,展示的是当年运河上桥梁高架、来往通衢以及唐宋以来,车水马龙、人流不断的景象。解放桥两旁的亲水平台上有美丽的雕塑;

“菜市桥”桥下一侧栈道墙上是《菜市花灯》浮雕,而另一侧则装饰着一幅幅市井组图。这里的亲水平台,总是人群聚集最多的地方,刚巧又一只游船经过,烟波画船慢悠悠的划过时光,乘坐游船的游客,不期就与岸上素不相识的白发翁媪相遇了,好不神奇!

“太平桥”是杭州城区唯一的廊桥,始建于南宋,原为石拱桥,后翻建成廊桥,常有附近的居民带着儿孙辈,在桥上闲坐话家常;

过“凤起桥桥下栈道栈道墙上是巨型铜板压模《东河古韵》浮雕;

“广安新桥”如一轮圆月捧出河面,我们依着桥洞拍照留影,往年我们在此拍摄过许多照片,在同一个景色中经年拍摄照片,时光印记一年比一年更深刻;

体育场路上的“宝善桥”为乾隆二年茅静远等创建,同治八年经濮贻孙重修,茅静远工书画,晚年皈佛,法名宝善,因以其名命名桥。宝善桥下栈道墙上刻着大理石浮雕,而且,别出心裁地建成了水中栈道,栈道地面低于水位30厘米左右,紧贴着河面的一侧,用厚玻璃隔开了河水,人走在栈道上,恰似在水中漫步!

东河水面飞过的鹭鸟

一路走来,沿河看到许多白鹭和夜鹭从柳梢上飞过,掠过水面,然后,在树枝或河边的石头上停留,这东河靠北段河边的楼盘,居住着众多居民,烟火气比起“东河”南段更浓,锻炼身体的中老年人,或打拳舞剑,或在社区设置的健身器械上做各种动作,垂钓者专注的坐在河边,沉浸在自己的心境中,并不一定在乎是否有鱼儿上钩;

一个凉亭内及周围的树枝上悬挂着几十个鸟笼,这里是众多养鸟爱好者的聚集地,各种鸟欢快的鸣叫着,有画眉鸟,还有成排的一种俗称“竹叶青”,又称作“绣眼”的小鸟,体型特别小巧,旁边的养鸟人告诫我,这种鸟怕人,只能稍远一点观赏,不能靠近。

接下去穿过的是“仓河下路桥”,到达号称“东河第一桥”的“壩子桥”下栈道,壩子桥下的栈道,分别从桥的东西二个圆拱桥洞中穿插而过,靠近“壩子桥”是一个水闸。拦水大坝上的雕塑是形似龙的“镇水兽”,游步道旁树干笔直的排排水杉树替代了一路的垂柳,“凤凰亭”立在壩子桥上,传说曾有凤凰来此逡巡,当然这是后人穿凿附会出来的,这类事古已有之,不必当真,不过,有故事,总比没有故事更引人入胜。连通后的中、东河水由此汇入京杭大运河。从“环城北路桥”桥下栈道走上环城北路时,看见“环城北路桥”旁也标志着“壩子桥”的红字,至此东河就与杭州大运河就连通了。

壩子桥上凤凰亭

走“东河”,感受的是——“烟柳画桥,风帘翠幕,参差十万人家”。

疫情在全世界肆虐,旅游业受到了重创,不能去国外旅游了,去外省旅游也心有余悸,那就本地游吧,三两亲友,信步走去,流连顾盼,只要心境好,处处是风景。外在的风景,不过是你自己的心情。其实你不用周游世界——只要具有发现身边美的能力,你就天天在旅游了。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