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时只道是寻常之五

/ 0评 / 1

——重游黄山感怀

5、两鬓飘萧,流光容易把人抛;依约相逢,云澹水悠人依依

随着数码技术的发展和摄影器材的普及化、精巧化,特别是手机技术的创新,手机使用率的普及,如今的摄影变得如此平淡无奇,像举手投足那样简单。门槛消失了,人人都可以随处拍照,和绘画、音乐等相比,它作为艺术门类的资格似乎显得有几分暧昧和可疑。

黄山莲花峰

人们举起相机时,不再感觉自己是在从事一桩庄严神圣的事情,也就不再聚集起精神,调整好心情,不再屏住呼吸,仔细观察、欣赏和选择,差不多就是随性所欲,想拍就拍。

这样做时,摄影者大概有着一个共同的想法:先拍下来,不分好歹,多多益善,过后再删除不如人意的,保留下精华,但这往往只是自欺,照片是摄影者和拍摄对象合谋的产物,身临其境时,倘不能捕捉住当时最具神采的气氛、姿态、情貌、天色、光线等等,也就无法指望过后出现奇迹。和其他诸多方面的发明一样,在摄影领域,技术的进步同样也在制造出一个悖论:方便了过程,但却伤害了结果。数量的几何级增长并没有伴随出现成倍的好照片,就如同当今情感泛滥,但动人的爱情稀少;作品泛滥,但耐读的佳作寥寥。

翼然亭

现如今旅游之于很多人,可能就是在所有人都去过的地方,留下“到此一游”的照片,与休闲无关,与情感无关。只要想想,众多旅游时匆匆拍摄的照片被我们存放在电脑中,何时再去整理欣赏?用手机随手拍摄的照片更是不计其数,或瞬间被晒在微信中,或事后删除或继续保存在手机内,在随后的时日里,却不再引起我们的兴趣。

我们已经度过了生命中的大部分时光,剩下的日子比我们活过的日子一定少许多,我们无法重视生命中的每一秒,退休后那么多看电视、闲暇的时间,不过是用来填补生活中空白的,只有少数瞬间才有价值,才能构建和定义我们的人生。

“一瞬间,一刹那,一弹指,一须臾”不是形容时间的,是形容快乐的。那些少之又少,在特殊场合拍摄下来的照片,虽然寻常,却因为独特,被我们定格在记忆的深处。

(全文完)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