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时只道是寻常之四

/ 0评 / 3

——重游黄山感怀

4、“人生若只如初见”,参透了世情,问懵了苍生

黄山的上山石阶

要知道在如今这个几乎人人使用手机,因而随时可以拍照,影像已然泛滥的年代之前——我们的前半生及我们的父母辈,摄影对大部分人而言是一种非日常的活动,一般人轻易不会去照相馆拍照,也不会一天到晚带着相机随手抓拍(胶片是有限的,拍摄出来的胶片需要设备相纸冲洗),相反的,它是一套具有纪念性质的仪式,通常只在某些特别值得“留影”为念的场合出现,比如说结婚、将要长时间的离别前、毕业、大家庭难得的聚会,当然还在少有的旅行期间。说它是仪式,因为它的拍摄程序很固定,如若去当地的照相馆,全家大小穿着由家庭主妇特别挑选的最好服饰,拍照时,经由照相馆的工作人员安排,尊卑长幼有序,中规中矩,或站或坐,表情严肃,仪式感强烈;那个时代比较时尚的父亲、丈夫或许几乎是稀有、奢侈的拥有一只照相机,然后,在特定的场合,常常由父亲、丈夫安排摆位和掌镜,而且画面构图也都大同小异,高矮远近前后一一自动站位,渐渐形成一种模式。这样拍摄的照片少之又少,因而被珍藏着,成为家庭财产的一部分。

明泉桥

退休以后,曾经花时间整理了多年前的老照片,黑白的、与父母兄弟姐妹童年玩伴在照相馆拍摄的、使用早期相机用胶片拍摄的,把这些老照片扫描到电脑中保存。回过头去看多年以前拍摄的不多的照片,那个曾经年轻的影像,不由发出时间残酷的感慨。同时又庆幸,自己能在最美丽的时候留下曾经年轻的记忆。

我找遍了我的老照片,整个大学期间,我没有留下一张在大学校园的照片。看着如今书房书橱里那整齐排列的一大摞照相本,我止不住感叹那个年代,我们贫乏、可怜的生活状况。

现在我们可以用数码相机、手机任性留影,却老了。随着年龄一同增加的,除了皱纹、白发和日渐沉赘的肚腩,就主观体验来说,颇为强烈的,便是一种破碎之感。人生若只如初见,留住初见的心花无涯,留不住盛衰开谢的人生。

(未完待续)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