炎炎夏日

/ 0评 / 1

7.老去

7月13日老同事的母亲突然无疾而终,享年99岁,虽然是高寿,但我们一直以为这个健康老人一定活过100岁。到了这个年岁,真的不知“意外和明天那一个先到”。

年轻人总觉得,“老”是一件很遥远的事。

白发镊不尽,根在愁肠中

年轻时亲朋都说我喜欢快步行走,当时的我很不理解许多人走路为什么那么拖沓,于是与这些亲朋同行时,总习惯,快走几步,停下,转身等候,待到他们挪到和我并排了,我又迫不及待地往前走,感觉缓缓挪步行走,是一件苦痛的事。而如今我再也不能健步如飞了,行走的速度越来越慢,让我对以后的更加衰老生出恐惧来。

老,已经跌跌撞撞地到来,我无法拒绝,掩饰。不管愿意不愿意,一根根白发,一道道皱纹,一块块老年斑,直到无法把腰背挺直的日子,接踵到来。

我们现在所处的时代,满是无法阻挡的变化,没人说变化和发展不应该,但是身在其中,哪怕是世俗意义上的成功者,内心的茫然和失落也是真实的。而信息隔阂和社会结构变化让老人们常常身处困境,他们的声音不再被人关注,许多无法逾越的限制,让老人成为弱势人群,但年老并不意味着就要从时代中退场,在和更老年的生活短兵相接之前,迫近衰老的人们应该不断调整自己的生活策略,学会寻找属于老人们行走的那条路,或者说存在的那条“夹缝”,对于大多数人来说,生活中都有从众的心理,别人怎么过,我也得怎么过。卢梭说:“大自然塑造了我,然后把模子打碎了。”可惜的是,多数人忍受不了这个失去了模子的自己,于是又用公共的模子把自己重新塑造一遍,结果彼此变得如此相似。

当很多人都过着一样的生活时,我对不一样的活法格外关注。一念之间,生活方式大不相同,生活品质也就千差万别。

这个世上,人感到累,一小半缘于生存,一大半缘于攀比,老人一定不要去攀比。

“全性保真,不以物累形。”语出《淮南子》。其中的道理才是真正的“躺平学”,让生命顺应自然,不要为外物所累,不强迫和为难自己,去攀比一些不切实际的东西。这是我刚刚在“读者”杂志中看到一句话。

我知道,一个人不可能也不应该脱离社会而生活。然而,有必要节省社会的交往。我不妨和他人交谈,但要更多地直接向上苍和自己说话。

选择哪一种生活,就看你注重的是什么。想通了,生活便简单了。

生活是一段一段的,想起前一两年的事,会想,那时我怎么会那样?但那就是最真实的自己,人生每个阶段的想法都不一样。世间事物在变,我也在变,很多人和事只能陪你走一段。淡淡地浓,浓浓地淡。我不知是好是坏,只是顺其自然而已。

一觉睡醒,又一觉睡醒,年华在睡眠里一天天老去,只可惜如今睡醒,再没有了小时候醒来的神清气爽,欢欣鼓舞……难以像以前那样通过一场睡眠,就让身体恢复如初。

是阅读,是写作,是经年的思考,让我终于说服自己,慢慢接受“更老”的现实。感谢岁月,感谢悦读,感谢电脑文档中那一页页文字,即使是那些在旁人看来寡淡乏味的东西,在我,都是用心过,思考过,记录之后呈现的。

天湛蓝,云朵白,我坐在书房里,微风吹拂白发,我从容地打开电脑的一个文件夹,一页文档,指着其中的文字,微笑着对“老”说,在我不太年轻的时候,已经记下了“你老”到来时我的心动。若没有这些文字提醒,我忘记了我曾有过这么多年轻的光阴,年轻时的印迹,不会在沧海桑田中抹去,它们活在我的潜意识里,活在我今后的生活与思想里。

前几日的阵雨,让杭州的暑气全消,明天出伏,大半年就这样过去了。

(全文完)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