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日碎语

/ 0评 / 0

1.不肯落叶的树

8月23日是“处暑”,随后的日子,杭州的气温不降反升,几乎天天都在34℃——36.5℃之间,最热的几天甚至超过37℃,闷热少雨。

棚架紫藤长廊

杭州还处在夏天,但夏的尾声已近。双樱树和垂丝海棠的叶子脱落得只剩下疏朗的枝条;棚架紫藤长廊下,粗壮的盘虬卧龙般的老桩横斜,枝繁叶茂的紫藤叶蔓,攀绕棚架,垂下一串串黄色形如豆荚的果实,别有韵致;公园草坪旁,几株黄山栾树绿色的羽状叶间冒出了一串串黄色的小花,透着金黄色的光;旁边的一株银杏树叶早于其他银杏树叶开始染黄;更有一棵银杏树上缀满了黄色的白果。

银杏树上的白果

这一切预示着“秋”即将在极度成熟蓊郁的林木间,踩着“夏”的荼蘼上场,公园里的植物们,明白无误的知道,随着季节更迭,自己必然的结局,仍然倔强地把绿色坚持得一丝不苟,与时光纠缠、撕扯着,不肯罢休。一眼望去,草坪、树木都深深浅浅的“绿”着,柳树枝条依然垂着绿色浓密的叶子,随风飘荡,每天都脱落一些,一片黄叶在枝头摇摆着,即刻就有堕下的危机,但它还是坚持着,当你踽踽地踏着地下的枯叶,听到那簌簌的声息,忽而又有一片落叶轻轻地滑过你的肩背飞了下来,我真不愿看见那一片叶子落下来,但又知道这叶落是“必然”的事,任何事物终究盛极而衰,逃不脱自然法则。

开着黄色花朵的黄山栾树

秋,不比酷夏严冬那么漫长无期,秋季短,杭州的秋天,特别短。因为短,催促人们在这个季节里,应该尽情享用——秋天天空的空阔、高远、湛蓝一片,飘浮在蓝天上白云的浅淡悠闲;黄昏落日时分,天边酡红如醉,晚风带着凉意,随着暮色浸染,那是一份不需要任何东西来装饰的洒脱和孤傲之美;翰林路上的小菜店内除了常见的蔬菜,还摆出了一节节白嫩的莲藕、一大袋板栗、红彤彤的柿子;随后,各色各样的水果都会来聚会,吸引人们来享用。

9月1日,开学的第一天,在副热带高压的控制下,杭州继续晴热,最高气温冲到了37.8℃,是今年的25个高温日,成为有连续气象记录以来杭州最热开学日。

“城东公园”的荷塘

蝉声,渐渐消下去,草丛里蟋蟀一声,一声地响起。真是感念,比起这些小生命对于天时节候的敏感来,人显然愚钝得多。突然想起来,有些日子没去西湖边、“曲院风荷”看荷花了,天天去散步的“城东公园”水塘的荷花大多已凋谢,所有的莲蓬都被人摘了,袅袅婷婷了一整个夏天的荷叶,明显的有了疲态,它们正慢慢地枯萎下去。就像中年以后的人们,脸上渐渐有了入世渐深的表情——一种时间给予或恩准的平静,些微厌倦对抗着尚不衰老的年纪,才有的那种平静。

生命的过程注定是由激越到安详,由绚烂到平淡。一切情绪上的激荡终会过去,一切色彩喧哗终会消隐。无常的人生里,红颜一朝老,流年把人抛。人生就像那被时光藏在怀旧里,隐痛长成不肯落叶的树,随着那飘坠的落叶消隐,深埋在秋的泥土中,安享永恒的宁静。 (未完待续)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