炎炎夏日

/ 0评 / 1

今年杭州7月5日出梅,只一夜功夫,入伏。7月7日是小暑,炎夏来临,此时,只用简单的“绿色”二字来形容公园的景观,肯定是不够的,那浓绿、深绿、墨绿、黛绿,已把周围染得严严实实,这时的绿色在热浪中显现出幽深和成熟;绿色气氛中,各种果实立时挂满枝头,银杏树上,香泡树上,还有那些叫不出名的树上的大小果子;满树满园的蝉鸣声,童年时的迷人合唱团如期举行;荷塘中,荷叶旁升起的荷花,是大写意的一笔,跌宕起伏、酣畅淋漓的夏日旋律从这里掀起!人们开始关注每日的气象报告,冰镇西瓜又成了最受欢迎的消夏品,莲子应市了,葡萄变紫了……儿时的童趣与青年时代的豪兴,一一齐凑到眼前,让老迈的我们,在追溯和幻想中年轻起来。

1.散步

贴沙河旁的《杭州城墙博物馆》

杭州的夏天,高温总是排列在全国的前几位。从出梅这一天开始,我们也改变了生活规律,傍晚去公园散步改为相对凉爽的清晨。

清晨5点起床,天已大亮,可以出门了。平素车水马龙的街上,行人不多,车子很少,偶尔行过的小车,也悄然无声。耳边除了蝉鸣和鸟叫,几乎没有其他声响,这是完全属于小众的世界。享受那种特别的幽静,想起南朝诗人王籍的一首诗《入若耶溪》:“艅艎何泛泛,空水共悠悠。阴霞生远岫,阳景逐回流。蝉噪林逾静,鸟鸣山更幽。此地动归念,长年悲倦游。”

城东公园一景

“蝉噪林逾静,鸟鸣山更幽”,成了中国诗史上不断被人提起的名句。这种幽静得之于自然,同时也得之于内心,物我在这里并无区分。

沿着一条林荫道,保持一定的速度,不必太快,也不要太慢,走多远并不重要,怎么样走才更重要。一阵微风吹来,禅意只有身临其境才能细细体会,感受自然万物,就更接近神性了,人在漫步,花在开,蝉在鸣,鸟在叫,都是最美的姿态。无需景点,处处皆风景。我们无端地比别人多出了两三个小时,闲步走走,常常觉得收获满满。

与我们起得一样早的环卫工人,刚开始清扫街道,实际上,街路几无垃圾,只有一些落叶,这些天落下的大多是细长枯黄的柳树叶,也是为了避开高温作业的还有公园里的浇花工人,得天独厚从旁边的贴沙河,用水泵抽上河水浇花,省去不少劳力。巨大的水柱从皮管内喷涌而出,洒向树木花草,我们都感受到了一股凉意。

公园里前一阶段“八仙花展”中展出的花朵大部分凋谢了,但贴沙河旁栅栏上今年刚种植的凌霄花,攀援在栅栏上红艳艳的,开得正欢,成了炎夏中最靓丽的色彩。那一片片绿茸茸的草地,被园林工人打理得如绿榻一般,忍不住用手抚摸,掌上传来一种异样的感觉,仿佛大地正在和我絮语,我触到了一个不可言说的世界。

那一片水杉树旁的水塘,被我们私下称为“莫奈的荷塘”,水塘里长着开小黄花的水生植物,飘浮在水塘的四周,水杉树影子映入水中,除少了一座小桥,真正的“莫奈荷塘”意境,每天走过都禁不住痴迷的把目光逗留在那水边。

六点半左右,太阳从公园林荫道右侧房屋边慢慢升起来,这个城市开始苏醒,公园里的早锻炼人群渐渐多起来,他们完成着自己的锻炼自选动作,跑步、打太极拳、跳广场舞,我们走完狭长的整个公园,从艮山门大门折返,沿着林荫石板道回家。

此时此刻的好心情,活在当下而已。无数个今天,慢慢变成了昨天。日子就这么过,没什么大志向,自娱自乐的小日子而已。

(未完待续)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