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窗

/ 0评 / 1

黎武静

雪来时,在窗上呵一呵气,写下一个名字,透明的窗上,映着外面万千风景,风景的中央,是珍藏许久的思念。

雪窗上的名字,就是我们最深的秘密,也是我们最暖的牵挂。在这静静的时分,万物都静出了神韵,雪窗上的名字却喧嚣着、吵闹着,引得我们要忍俊不禁,弯弯唇角,溢出笑意。

雪窗是透露秘密的地点,我们深藏的思念,此刻扑面而来,多少段往事,模糊了昨天,却又清晰地呈在眼前,纷至沓来。一屋子的宁静,一屋子的逸致。

古时候的读书人,囊萤读书的车胤,爬上屋顶逐着月光读书的江泌,映雪读书的孙康,都各成佳话。在这冰天雪地的时节里,一方雪窗明亮亮地映着玉树琼枝,连心情也觉得开朗,读书是再好不过的事了。读什么都好,散漫漫的,随意翻几页,在文字里徜徉,或者在一个故事里游荡,真是奇妙的感受。

宋朝时,杨万里在雪窗下读唐诗,却读出一瓣桃花来。于是便有了这么一首诗:“雪晴窗开展唐诗,得一片桃花,怅然赋之”。这个诗的题目,却勾起了我当年在校园里十八岁时看的那场雪的回忆。也是雪后初晴的天气,阳光金灿灿的亮着整个世界,挤在一群生龙活虎的同学堆里往教室走去,扭头却见花圃里的花粉嫩含苞,恰到好处地羞涩着,那高挑的花苞尖上却落着雪,静静的,像一幅优美的画,简直美得妙不可言。

雪窗下适合做的事情都是宁心静气的,行云流水般的恬然自得,读一本书,写几笔字,或者只是端着杯温暖的红茶,听一段《渔歌调》,连空气都觉得悠扬。

在这明净里,让人忽然间觉得轻快而超脱。世界虽大,原来想要的,也只不过是雪窗下片刻的时光。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