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时期的父母之十三

/ 0评 / 0

四、抗日战争的广西丹竹机场

父亲记叙:“1943年呈贡机场完工,调到广西丹竹修飞机场,我在第三工区当雇员。1944年丹竹机场完工,我被遣散失业……”

我查找到的资料上显示:

民国32年(1943年)3月,因军事需要修建广西平南县丹竹机场,场址位于平南县丹竹镇东北1.5公里处,总面积166.17公顷。跑道长1980米,宽50米,厚0.3-0.5米,以片石打基础,泥结碎石道面。跑道两端各有一条半径50米的环形联络道。有停机坪5个。

这里是抗战时美国“飞虎队”在桂东南布局的临时起降点之一,目的是控制两广上空,牵制日军空军补给线。

位于美国南部路易斯安那州门罗市的陈纳德将军外孙女凯乐威的母亲罗丝玛丽·陈纳德·西姆里尔与一些飞虎队老兵所创建的“飞虎队将军陈纳德航空军事博物馆”大门入口处矗立的飞虎队陈纳德将军塑像

民国33年(1944年)9月日军侵入平南县前夕,驻军撤退时,埋上地雷炸毁机场。次年7月日军撤退时,又用原来的弹坑埋上炸弹,炸毁机场。抗日战争胜利后,国民党军队修复使用,1949年再次炸毁飞行区,毁坏全部房屋,运走所有设备。

1958年,丹竹公社动员100多人突击2夜,填平弹坑,但未辗压坚实。机场场地修复后未使用……

父亲辛苦参与修筑的机场再一次灰飞烟灭。

在一篇文章中,1998年,我国著名矿物学家、中科院院士叶大年感慨地回忆说:“在机场的遗址上看到60多年前修筑机场时遗留下来的巨大石碾,在石碾旁久久肃立,我回忆起在广西丹竹机场时的情景。民工们吃力地拉着这种差不多有两米直径的石碾,修复被日军轰炸过的机场……”“修筑丹竹飞机场时,有美国工兵的机械工程队,工区多,机械少,工期紧,父亲的工区没有用美国工兵的机械,是发动当地的老百姓到江边去挖鹅卵石,计量收购,男女老少齐上阵,结果父亲的工区工程进度超过美国工兵的机械化。”叶大年的父亲是当时修建丹竹机场一个工区的帮工程师(即助理工程师)……

抗战时期,父亲参与修筑的两个机场,均偏居我国西南崇山峻岭一隅,如今在地图上即使找到地址,人们很难就此了解它们的前身旧事;而在网络上,用卫星地图放大数千倍,显示光秃秃满布沆洼的地表,人们岂能感知此地有何特殊;即使我千辛万苦亲赴两地,寻到那些荒芜的机场,除了一片黄土砂砾,坑洼积水,杂草丛生,荒芜凄凉,极目所至再也无法认出昔日的痕迹。随着时光向前推移,各地城镇的改造建设,即使今天还能见到的机场遗迹,很快便会荡然无存。但在时光轴上,它们却凝固了一段抗日战争保家卫国的历史,记录了中国民众同仇敌忾修筑机场的壮举,记录了抗战时期“飞虎队”的辉煌。

我和我的亲友们,一定要记住这些光阴的故事。了解云南呈贡机场和广西平南县丹竹机场以及其他抗战时期的小机场在抗战中曾经做出的贡献。

(未完待续)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