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时期的父母之八

/ 0评 / 0

三、抗日战争中的滇缅铁路——修也抗战,炸也抗战

滇缅铁路现存遗址

4、炸路也抗战

资料上说,施工设置工程总段和分段两层机构,每个工程处都有美国顾问,分段又下设大队和分队。原则上一个县就是一个大队,大队长由县长担任。铁路施工所需的劳力,主要在沿线各县征集。

应该就是在这一阶段,1941年父亲来到了祥云县滇缅铁路第二工程处第四总段。父亲的文字中说:“总段长叫黎傑材是广西贵县人……”。我上网查找过,没有找到此人的资料,倒是查到二总段的总段长名叫龚继成……

修路民众的血肉拼搏,加上后来美国援助的机械设备助力,滇缅铁路的修筑进度创造了奇迹,近900公里滇缅铁路,细算4年的工期,仅用两年半时间,到1942年4月日军占领缅甸时,基础工程全都完成。东段已从昆明穿越了七条隧道铺轨到一平浪,西段470公里的铁路土石方已基本完成,一些车站、桥墩已建好,准备铺轨。其时间速度之快,让世界惊叹。美国前总统罗斯福曾经称赞说:“中国政府能在短期内完成那艰巨工程,此种果敢毅力和精神,实令人钦佩……这种精神是全世界任何民族所不及,可同巴拿马运河工程相媲美。”

正当滇西南民众翘首盼望火车开来时,日军在1942年3月8日占领了缅甸仰光,4月8日攻占缅甸北部掸邦的首府腊戌,逼近云南。为防止日军利用刚修好的铁路快速进攻昆明,蒋介石几乎是隔一天一封电报,甚至一天两封电报,共发出40封电报了解敌情,为炸路提供决策依据。5月10日腾冲沦陷,5月12日,蒋介石给曾养甫下达炸路命令。接到蒋介石电话的第二天,曾养甫来到弥渡工程指挥部,含泪下令炸路。那一天,随着炸药的声声巨响,滇缅铁路的桥梁与路基化成碎片,滇西南民众的心灵,也裂开一个血淋淋的巨大伤口。

当滇缅铁路西部已建好的全部工程在爆破声中化为一片烟尘时,由于父亲之前被调去参加云南呈贡机场的建设,那段悲壮的毁路历程没有亲身经历。但当得知浸润了自己血汗的铁路被修路人亲手炸毁的消息时,父亲应该是怎样的伤痛!

滇缅铁路现存遗址

抗战胜利后,滇缅铁路失去作为国际通道的战略意义,已无修建必要,这些被废的铁路桥墩从此在默默流泪。昔日的路基除一部分为后来的公路利用外,多数已经淹没于荒烟杂草之中,只能在不多的地方找到当年残破的隧道、桥墩和依稀可见的路基遗迹,人们渐渐把这条本可以横贯中缅边地、联结太平洋口岸的国际通道忘却了,多年来,忘却的还有千百万人民为抗战胜利蕴含在这一伟大工程中的精神力量。好在近年来,人们开始认识到它们的价值,各地陆续新建了一些滇缅抗战博物馆,保护并收集滇缅铁路的遗迹。

(未完待续)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