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公之二

/ 0评 / 2

隐去姓名,发生在身边的真实故事

Every name has a story (每个名字的背后都有一个故事)

2、罹患《老年痴呆症》,入住养老院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家人发现公公的记忆力衰退,一向健康、生活基本能自理的他,认知能力开始下降,糊涂起来。明明已经吃过饭,一会儿工夫,又要吃饭;出门买了油条、甘蔗,并不吃,而是把它们挂起来,直到坏掉、干瘪;我们中秋节送去的月饼,他吃不完,不愿与人分享,而是藏在屋子外面,别人家的书报箱中;毕业于解放前《上海政法大学》、平素爱整洁的老人,如今不理发、不剃胡须,甚至有时忘了刷牙、洗脸;走到饮食店,买一碗面,喝了一点汤,放下就走;有几次甚至走失迷了路,到了远离住家的乔司,好在还能说出自己的住址,子女的电话号码,最后由公安派出所打来电话,子女接回家。问他如何去到了乔司,他说是政府人员接他去的。无奈之下,妹妹找好一个保姆,已经付了工钱,带往公公住处,公公一见,立即大怒,我已经九十多岁了,一个大男人与一个女人同住一屋,成何体统!并拿出菜刀比试,女保姆一见,吓得赶快逃。再想办法,把他送到桐庐乡下,由亲戚照顾,住了没几天,公公吵着要回家,自己跑到公路边去,亲戚们怕出事,只得送回杭州。这以后,先生和妹妹轮流去公公家,每天陪他吃完晚饭,等他睡下,才回自己家。时间长了,都觉得吃不消,子女已经不是年轻人了,每个小家的生活规律都被打乱了,长此以往不是个办法。还有,万一我们一时没看住他,譬如半夜里,他起床打开煤气开关,或是点火烧东西……想到这些危险动作造成的后果,真让人不寒而栗!

尽管我们的内心很矛盾,很挣扎,但理智最终还是让我们硬起心肠,说服公公同意,住进了一个条件不错,医院创办的养老院。两人一个房间,共享一台电视机,各人有自己的衣橱、储物柜,带有卫生间、浴室,24小时供应热水。有食堂,老人可以根据自己的喜爱和经济状况挑选饭菜。如果行动不便、不能到食堂吃饭的老人,有人会送饭菜到房间。需要时,有人帮助洗澡。床上用品由养老院供应,定时洗涤。老人穿的衣物由专人清洗。室外有空旷的空地,可以在室外活动及晒太阳。负责照顾老人的都是正规护校毕业的护士。预防那些认知能力不全的老人走失,养老院传达室有人管理。

送去这个养老院的当天,公公非常配合,答应养老院的领导会听话,好好住在这儿,先生和妹妹陪了他一整天才回家,回家后先生很高兴,终于可以放下这颗悬着的心了。为了使他能适应这个新环境,第二天一早,先生和妹妹又去到养老院看望父亲,并带去零食、衣物、生活用品,听同房间的另一位老人说,第二天早晨起床,公公就开始责问,我怎么会在这里?谁把我弄到这里的?同房间的那位老人也有九十多岁了,比公公小一岁,但思维清晰,告诉他,昨天是儿子、女儿送你来的。他吵着要到外面去,传达室人员告诉他,不能随便外出,他说:“这里又不是监狱,为什么我不能出去?”一句话,逻辑缜密、义正辞严,让人无法应答。

从养老院回家,先生又开始长吁短叹,不知父亲能否在这个养老院住下去,如果不能住下去,今后,又该怎么办?

(未完待续)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