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公之一

/ 0评 / 3

隐去姓名,发生在身边的真实故事

Every name has a story (每个名字的背后都有一个故事)

1、公公仙逝,享年96岁

公公于2017年4月28日去世,享年96岁,应该是家族中最高寿的人了。

公公是浙江桐庐姚村人,出身地主,著名的旅游胜地桐庐《瑶琳仙境》那座山就是旧时家中的私产。公公母亲的父亲曾经是前清的武举人,公公母亲因此没有裹小脚,有武功,会骑马……实际上公公出生时,家道已经衰落,父亲早逝,寡居的母亲不善经营,只是靠着祖产度日。

公公是典型的旧式读书人,但读的学校却是西式的《上海政法大学》,对家中事务一概不闻不问,家中到底有多少田产和山地并不知晓,只说是每年樱桃成熟时,长工会用大箩筐挑一担樱桃来给东家尝鲜,那大约是一两座山上所产樱桃中的佼佼果实,平素并不用交租金。

因为在桐庐当地姚家也算是殷实人家,年轻的公子又在上海就读大学,相貌堂堂,被更加富裕的桐庐深澳大姓申屠家相中。申屠家备受宠爱的长女,辅助母亲经营着一条街的商铺生意,待字闺中,大哥及嫂子曾经显赫一时,是日本士官学校的留学生、国民党高级将领。于是公公成了申屠家长女的夫婿,据说婚嫁十分隆重,附近十个县的官绅都来参加。

解放前夕,因为算命先生的一次算命,婚后的公公婆婆带着儿子到杭州定居。解放后,公公参加了工作,婆婆没有工作,却是家庭的主心骨,由她操持家务,说一不二。本就不善言辞的公公,经过解放后列次运动的冲击,更是沉默寡言了,不言并不是没有思想,偶尔与我和先生谈及时政,会有特别的见解。因为受过严格的旧式教育,写得一手工整的毛笔小楷,还为我写过几幅办公桌玻璃板下的小字帖,退休后常常练习毛笔字,即使罹患《老年痴呆症》后,仍旧会写字练习不辍。

年轻时是公子哥儿,不会做家务的公公,退休后倒是帮助婆婆做起了家务活,公公和婆婆因为个性的差异,婆婆长公公一岁,属鸡,说是“鸡犬不宁”的缘故,两人经常有争执,但因为在家中享有权威的长子,义无反顾的站在母亲一方,所以,每次争吵总是以婆婆取胜,公公讨饶告终。婆婆先于公公去世,婆婆去世后,从不表露感情的公公,一次曾动情的对儿子说,我是真想你妈!说着老泪纵横。老一辈人的情感,即使是都受过高等教育的公公和婆婆,也是深藏不露,不是儿孙辈能够真正了解的。

八十高龄鳏居的公公自己有一套在一楼的单独住房,卧室房间朝南,阳光充沛,客厅、厨房、卫生间,一应设备齐全,家具简单实用,进出方便,身体康健,生活自理。小儿子与他住在同一居民小区,不同楼房和层次,有事可以加以照顾。

他平素写字练习,有时还为他所属的民主党派“民革”的报纸——《联合报》撰写稿件,不时参加“民革”的各种活动,子女不定期去探望他,过年过节去陪伴他,与他的言谈不多,只是一些生活起居的琐事闲聊。兴起时,长子会为他拍摄一些生活照片,满意的照片放大后装入镜框,挂公公居住的房间墙上,这是公公的乐趣。生活似乎就这样平静的延续下去。

(未完待续)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