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的故事之十

/ 0评 / 3

成长记忆

不同年代的人,有不同的成长记忆。

时间可以磨灭一切,无法挽留,而回忆可以拯救已经消失的往昔,只要你记得它,只要你愿意回想它,只要你珍惜它。

所谓的“内参片”观影

2、

我和先生都喜欢看电影,在没有其他文艺表演可观看的很长一段时期,我和先生的一项重要业余活动就是,找到能放映电影的处所看电影。一般对外公演的电影院放映的片子大都是反复放映过的老片子,只有那些放映所谓“内参片”“供批判的影片”,受到我们的热捧。

五六十年代,位于如今延安路仁和路东坡宾馆旧址的“中苏友谊馆”是一个三层高楼环廊的娱乐大世界,是杭州的娱乐中心,非常热闹。后来,杭州群众艺术馆与中苏友谊馆合并,七十年代和八十年代经常有“内参片”放映,位于南山路的省军区礼堂、位于西湖边的杭州饭店小礼堂均是放映内参片的场所。我和先生想方设法搞到这些地方的电影票,去观看各种各样的“内参片”——大多是外国译制片和香港电影。

电影《尼罗河上的惨案》

这些特殊时期译制的影片,本身并没有什么特殊或神秘,只是在那样一个十亿人只能看八个样板戏的时代,这些只供极少数人观看的影片,对广大老百姓来说,就显得很神秘了,谁有一张看“内参片”的电影票,就会显得身价不一般,因为这是一种特殊待遇,十分奢侈。

乔治·斯科特主演的彩色版电影《简·爱》

“文革”以后,文化上的禁锢消除了。外国电影又可以通过正常渠道进口了,而那些“内参片”里的一部分影片,有的买来了放映版权,正式进口在影院上映,如法、意合拍《巴黎圣母院》、《尼罗河上的惨案》、由乔治•斯科特主演的彩色版《简•爱》、墨西哥电影《生的权利》和《冷酷的心》。有的买了电视播映权,在电视里播出了,如《音乐之声》等。

老电影《早春二月》

我们还观看过一些“供人民群众批判的电影”,得以认识了我国那些优秀导演曾经制作而后被封存的电影如《早春二月》等。

(未完待续)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