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的故事之八

/ 0评 / 1

成长记忆

不同年代的人,有不同的成长记忆。

时间可以磨灭一切,无法挽留,而回忆可以拯救已经消失的往昔,只要你记得它,只要你愿意回想它,只要你珍惜它。

3、露天电影的消逝

回到杭州医院工作以后,我只记得在“柳浪闻莺”的草坪上,看过一场浙江军区部队放映的露天电影, 仍旧是当兵的坐在排列整齐的背包上,电影开映前,不同连队的解放军互相鼓动着,循环反复唱着“我是一个兵”,“团结就是力量”……等革命歌曲。什么片子已经记不得了,如今留存脑海中的只是——电影散场,动人的故事幻象般隐去,随着人群离散,只留下那空空如也、被踏平的草坪和竖立于草坪上的那块带着污渍的布幕。正如我从很小的时候就知道的那样,每一场电影的最后结局并不是故事的结束,也不是那些影像的消失,而是最后出现了空白的布幕。

老电影《铁道游击队》

到了2000年,文化部门“送电影下乡”,露天电影带着怀旧的色彩又出现在农村,不过据报道观影人数已不同往昔。虽然前些年偶尔会有城市商业机构带来免费“露天电影”活动和“露天汽车电影院”,但它们与昔日的露天电影真不能同日而语。

时至今日,电影院早已遍布城镇,电视、网络视频花样不断翻新,传统的露天电影观影只在诸如乌镇的西栅,作为一种怀旧的情景继续设置着。

前苏联电影《夏伯阳》

在那个物质极度匮乏的年代,放映机的光束投射进白色布幕前每个人的心田,少年在电影中憧憬,成人在电影中悲喜。那段被银幕光影浸润的故事,那些为电影故事陶醉、一字不漏地聆听每句台词的观众,一起演绎着关于生活、关于美、关于爱……

或许我们已然记不清那些年看过多少部露天电影,也记不清有多少童年少年时光是在对露天电影的企盼中流逝的,但我们清楚的是,因为有了这些电影作为载体,记忆如同胶片上的画面一样在脑海中留存。或许若干年后的今天,影片名字、情节都已记不起,仅能想起一些模糊的片段、零碎的台词,但你却永远记得自己当时深深地爱着那些电影,铭记着因为有那些电影作为意象的快乐时光,在镜头变换、光影明灭中,安放我们的梦想,检视我们的人生,直到剧终。

时代前进,露天电影已经消逝,但它注定会成为我们这代人的一丝念想——总有一些人在夜色降临、华灯初上的某个瞬间,脑海里闪过星空、蝉鸣以及坐在银幕前的小板凳上那一缕不灭的记忆……

(未完待续)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