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的故事之七

/ 0评 / 1

成长记忆

不同年代的人,有不同的成长记忆。

时间可以磨灭一切,无法挽留,而回忆可以拯救已经消失的往昔,只要你记得它,只要你愿意回想它,只要你珍惜它。

2、六七十年代在我工作的农村观看露天电影

我们正在各个医院毕业实习,“文化大革命”运动开始了,完成实习后,没有按时毕业分配,而是回校继续参加“文化大革命”。终于熬过“在校闹革命”,我大学毕业了,以前的毕业分配方案全部被打乱,重新由“革命派”分配,我几经波折被调动到了德清的农村。那个小小的卫生所位于小镇上,单身的我被安排住在卫生所的楼上,一板之隔楼梯边上还住着一位年长的护士。

下班后,成家的同事都回到自己的家,整个卫生所只有我和那个年长的护士,我们都在公社食堂搭伙,她大约是本地人或者因为多年在本地工作,有许多当地的社会关系,在公社食堂吃完晚饭后,就不见她的人影了,直到深夜才回卫生所睡觉。小镇与所有的农村一样,没有影剧院,当然没有什么现在所谓的“娱乐活动”,一到晚上周围一片寂静,伸手不见五指,人们早早的就睡觉了。

在平淡、艰苦的农村岁月中,看免费的露天电影自然就成了农村小镇的一大乐事了。我除了收听我的半导体“红灯牌便携式收音机”,或阅读从其他同事私下交换来的几本小说外,最奢侈的娱乐活动也就是看免费的露天电影。

老电影《永不消逝的电波》

在公社食堂搭伙吃饭,有一个最大的好处就是消息灵通,一般中饭时,就会知道今晚流动的电影放映队会到小镇放映电影,放映哪部片子。放映地点大都是露天的打谷场,公社前面的空地,有时会得到消息在邻近其他公社放映一部新电影。

那个年代,流动播放电影的放映员要在各个乡镇之间往返,肩挑手提着各种放映设备,是很辛苦的,但又是风光的职业。电影正式放映前,人们争先恐后地前来套近乎,想提前打听当晚放什么影片,而这时放映员通常都是“端着”的,没熟悉到一定程度,不会轻易透露影片名,把等待看电影的人们吊足了胃口。

老电影《英雄虎胆》

在抢占观影的有利位置时,本村住户因紧邻放映场地,当然近水楼台先得月。“放电影啦!放电影啦……”夜幕在孩子欢快的叫声中落下。到了放映现场,孩子们欢呼雀跃,大人们纷纷上前帮忙挂幕布、搬机器。银幕在众多期待的目光中亮起,原本宁谧的乡村之夜,因为一台放映机、一块布幕的存在而焕发出蓬勃的生机。等到放映员打开放映机调试,一束亮光打到幕布上,全场的人一下子精神头提起,安静下来。故事片一旦开始,放映场上几百人顿时鸦雀无声,人们两眼紧盯着银幕,生怕漏过一个镜头。星空之下,放映机投射的光束播放着另一个世界的故事。

盛夏时节,看完电影之后,大人们抱着早已熟睡的娃娃,在繁星点点,月光如水的午夜,沿着乡村的小路,热议着激动人心的剧情回家。

那时放映的露天电影,大都是八个样板戏影片和战争片如《平原游击队》、《地雷战》、《地道战》、《林海雪原》《英雄虎胆》、《上甘岭》、《柳堡的故事》、《铁道游击队》、《今天我休息》……

这些老电影放映了一遍又一遍,但观众通常都是百看不厌。

(未完待续)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