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的故事之二

/ 0评 / 1

成长记忆

不同年代的人,有不同的成长记忆。

时间可以磨灭一切,无法挽留,而回忆可以拯救已经消失的往昔,只要你记得它,只要你愿意回想它,只要你珍惜它。

二、影视难以割断与文学的血脉关联

电影和电视剧作为独立的艺术样式,早已无容置疑,随着时代的进程,它的市场和受众的拥有率早已傲视正在日渐边缘化的文学。现如今新媒体的出现,层出不穷的视频却又开始冲击电影和电视剧的市场和受众,但不管怎么样,一部真正优秀的影视作品,仍然无法割断与文学脐带般的血脉关联,必然会融会和浸润充分的文学品质。

电影《教父》

且不说大量的优秀影视作品本身就是自文学名著佳作改编而来,不论是国产影片《牧马人》、《红高粱》,还是域外电影《悲惨世界》、《教父》、《乱世佳人》,都是对文学作品诉诸画面、音乐等综合形态的转化。影片表达的精神题旨、栩栩如生的人物性格、生动传神的对白,大都直接自原作脱胎而来。语言是思维的工具,是思想的直接呈现。作为语言艺术的文学,天然地具有亲近和表达人的精神性存在的功效,这是它区别于许多其他艺术形式的长处。当这些被忠实、准确而恰当地改编、整合到影视作品中,便为其成功提供了充分的保障。

电影《傲慢与偏见》

即使某些直接由影视剧本拍摄而成的影视,探究其成功的原因时,也往往会发现,最值得称道的地方,都是可以用文学的标尺来加以衡量的。那些感人至深的亲情,面对人生窘境的哀怨,通过唯美精致的画面、动人的音乐获得表现,观众的目光和情绪随着画面的流动而渐渐沉浸,感动、思考和回味不绝如缕。从中不难感受到诗歌的含蓄、散文的清新,这些及对人物心灵世界的细腻感知和深入发掘一样,都浸透了丰富而生动的“文学性”。

因此,高科技的声光电固然有效地拓宽了电影的表现手段,提升了表现的功效,给人带来了极大的视听震撼和享受,但仍然难以想象一部成功的影视作品,会缺少那些构成文学内核的成分——对人性鞭辟入里的透视和诘问,对具体某个人到对作为群体的人类的悲悯和爱,对人的命运和前途、德行和缺陷的关切……等等。倘若这些精神性的东西在一部影片中是阙如的,那么它无非只是某些技术奇观的堆砌和展示而已。3D电影可谓将技术的神话演绎到了登峰造极,但好的3D电影如《阿凡达》、《影》的热映,首先还在于它鲜明地表达了这些精神关切,它是与许多古老的文学母题一脉相承的。

当然,优秀的影视作品,也无一例外地是将影视艺术的审美特质发挥到极致的结果。小说中一段冗长沉闷的心理描绘,在电影中通过一个面部表情的特写镜头即可以表达——经由画面的直观性,感性的丰沛和生动获得了充分的呈现,有效地传递给观众并感染他们。但这也并不意味着影视真正地撇开文学、超越文学而获得了独立。相对于一向擅长此道的文学,影视艺术的表达方式与其说是颠覆和替代,不如说是一种堪称出色的补充,一种使用另外语言的成功“转译”。

所以,文学永远会给影视以滋养和启迪,即使在文学的庭院车马冷落的今天。因为一切艺术的魂魄,都与文学的核心有着千丝万缕的牵连。

(未完待续)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