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象黄山之一

/ 0评 / 4

记忆可以复活,过去永恒不再。所有的故事在一生当中都只能一次。

刚刚得知黄山市屯溪的古桥镇海桥,在近日的洪水中被冲断,疼惜之余想起几次游览黄山的经历……

黄山莲花峰

一、一日之内,登顶黄山,再下黄山;年轻气盛,记忆深刻,终身难忘

去过一个与众不同的地方,留存一些与众不同的印象,时不时会回忆,这个地方就似乎在你的心里住着;再次回到这里,你的感受是自己一直在这里,未曾离开过。

It was a long time a ago……这好像是一个故事的开头,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1986年5月,与垂垂老矣的此时比较,那时真年轻啊!先生去安徽省黄山参加一个全国会议,游玩过歙县的许多景点后,想要去爬黄山,明代旅行家徐霞客曾经说过:五岳归来不看山,黄山归来不看岳。这应该是对黄山的最高评价了。我从小在贵州山区长大,开门见山,对山早已审美疲劳,但没见识过黄山,怎知它好在那里?

5月16日早起,那时黄山还没有建索道,我们从前山开始上山,当时大多数游玩的人群都是散客,旅游团队不多,到达莲花峰,这里已经是黄山中部,为黄山三大主峰中的最高峰,峻峭高耸,主峰突出,小峰簇拥,如一朵初开新莲,仰天怒放,绝顶处方圆丈余,明曰石船,置身于此,大有顶天立地之感。在这里,我留下了一张今后再也不会有的照片。

以后是迎客松、送客松、天都峰、始信峰……一个个景点,一鼓作气爬上顶峰已是下午5时左右,准备寻找旅馆住下,第二天光明顶看日出,但没想到旅馆一律客满,只能借用一件棉大衣在大厅里过夜,看着借到手的那件领子、袖口沾满油污、脏兮兮的绿色军棉大衣,年轻气盛的我,不顾先生考虑安全再三阻止,决定当夜下山,到我们已经预定的宾馆住宿,我说,如果他不愿陪同,我就一个人走下山,无可奈何的他,只得陪同我开始了从黄山后山下山的路程。好在后山下山的路,比前山上山的路要好走不少,一路走去,陆续见到一些当地挑夫,拄着木制的杠杆,挑着各种生活用品从我们下山的路,往山顶攀爬,凡是询问后,了解我们举动的当地人都十分惊奇,这个时候还往山下走,简直是太疯狂了,一致劝说我们,这不符合常规,有危险。我依然颐指气使,执意走下去,先生开始转变态度,找了两根树枝,一人一根当作拐杖,雄赳赳气昂昂,开始一边说笑,一边往山下走。随着太阳下山,天空慢慢转暗,气温也开始下降,下山的路上渐渐人迹罕至,最后就只剩我们两个人了。现在回想起来——那时的民风淳朴,社会治安真好,一路走下山,居然没有碰到一个坏人、歹徒;那个夜晚的月色真明亮,隐隐约约照亮着下山的那条小路;那天黄山所有可能出没的野兽都安睡了?我们就没有碰见一个动物,哪怕是一只小松鼠;那时的我们身体也是真好啊,一点也没停息,那个身边的男人说着各种笑话,趣闻,安抚着我,让我一点也没想到应该害怕什么,大约是凌晨两点左右,我们终于走到了住宿的宾馆,稍加洗漱,倒头就睡,一直睡到中午!午餐后满血复活,该吃吃,该玩玩,这就是,年轻真好!

这是我们一生中,唯一一次爬上黄山,当天又走下黄山的经历,至此以后,我们就没有再上过黄山、去过歙县,至此以后,我知道身边这个男人会陪同我去任何地方,艰难万险,在所不辞!

(未完待续)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