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太太之六

/ 0评 / 3

隐去姓名,发生在身边的真实故事

Every name has a story (每个名字的背后都有一个故事)

6、斯人已去

就在我快到杭州读书之前,阴太太得了当时流行的“肺痨病”,也就是“肺结核病”,整日低烧、咳嗽,本来就瘦弱的她,更加消瘦苍白了,为了维持家用,她仍旧支撑着为别人清洗衣物,让人看了心酸不已,我们家也陷入了困境,没有能力支助她治病所需的高额费用及结核病的营养需求。终于她卧床不起,不能进食只能喝些米汤,两个孩子将就在我家吃着粗茶淡饭。有一天阴太太拉着母亲的手,流着泪要母亲设法找到阴先生的亲戚,一定要为阴先生留下他的血脉。不几天阴太太就死了,留下孤苦伶仃的一双儿女。阴太太死时是否闭上眼睛,我不知情,因为母亲不让小孩们看见阴太太骨瘦如柴,形容枯槁的形体,与几个阴太太的女伴操持了简单的安葬仪式,设法找到了阴先生的亲戚,他们带小毛和她哥哥去往另一个城市。自此我们再也没有了阴家人的消息。

小毛和他哥哥一定已经长大成人,如我一般进入暮年,他们还记得起他们的母亲——阴太太美丽俊俏的容颜吗?他们还记得母亲含辛茹苦的抚养他们兄妹俩吗?他们还有母亲的照片吗?带走这兄妹俩的阴先生的亲戚会告诉他们这个并非是阴先生正室妻子的身世吗?他们知道阴太太的生辰日和祭日吗?他们会在那个日子祭奠他们的母亲吗?他们会因离开母亲时太小,记不清母亲的脸庞而自责,而失声痛哭吗?

后来,阴先生与他的一双儿女团聚了吗?阴先生还记得与那位小妇人的爱情吗?记得箫声中的昆剧唱腔吗?他会去祭拜他那苦命的未亡人吗?他会采取“生前未能相依共处,死后得并葬荒丘。”的方式吗?

所有的一切,我只能问我自己。

人生的旅程深邃幽长,我们对未来一无所知,这未尝不是好事。如果我们一早就确知结局,还有多少人敢去赴那茫茫的前路?其实,一个男人同一个女人的携手并行,只有两种结局:继续或放弃,是并肩观望世间风月后的花好月圆;抑或是,因为各种缘由而离散。在邂逅爱情的最初都会心花无涯,可是一样相逢,后事往往截然不同。

旧时,因为女人的社会地位,比男人少了许多选择,笑容甜美的阴太太,安静时,眉目间仍有淡淡的忧伤,阅读《秋海棠》一书时,会不由自主的泪水涟涟,叹息自己的命运。女人总以为男人眷恋深爱可以长久依靠,她不懂得,今人也有许多不懂得,芙蓉花和断根草,原不过一墙之隔。女人心容易眷恋,所以为爱情能否天长地久而烦恼的多半是女人,男人对此常常洒脱得出人意料。是女人天生比男人敏感多心?还是大家都早已窥测到结局的荒凉?只是男人通常选择沉默着不说,在某一日冷静地接受结局?

纵观阴先生平素对待阴太太的一切,不能说他不是真正的爱着阴太太,他或许有自己不能言说的困境,但每当看见阴太太独自抚养一双儿女的艰辛和她的悲惨境遇,幼小的我就会对毅然离去的阴先生,心生怨恨。

时间如水,在那幽幽的时间长河对岸,你即使还想过去,已然过不去,她已经湮灭在时光中。正如清朝纳兰容若的词中所说:“我是人间惆怅客,知君何事泪纵横,断肠声里忆平生。”

其实,“珍惜”比“悼念”更重要。尤其要珍惜那些柔弱善良的生者,因为他(她)们生存简单,灵魂纯真,侠胆柔肠,情深义重……他(她)们是美的,他(她)们也是寂寞和受伤的。

(全文完)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