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太太之五

/ 0评 / 3

隐去姓名,发生在身边的真实故事

Every name has a story (每个名字的背后都有一个故事)

5、阴太太难以划清界限

有一天,阴太太把小毛和她哥哥托付给我母亲,外出了几天,回家后我从阴太太与母亲的谈话中获知,阴太太是去另一个大城市会见阴先生,阴先生准备出国去往很远的地方,大太太已经与他划清界限离婚了,他问阴太太的打算,阴太太哭着不愿离开阴先生,阴先生也舍不得阴太太和一双儿女,但他说不能再在这儿留下去了,也无法带她和一双儿女一起走,他给了阴太太一只金怀表,一些细软家私和钱,告诉她,她是他唯一的妻子,只要时局好转,他就来接她和儿女,实在过不下去了,可以改嫁,就此分别。

阴太太家的日子越发难过了,靠变卖东西支撑的日子不可能长久,连小毛的哥哥也不再坚持留下“罗成”,送走“罗成”成了全家及我和弟弟的最疼,最后是远在山区的苗族人捆绑着“罗成”用背篓背走了“罗成”,从此我们再也没有见到过“罗成”。我和弟弟,小毛和哥哥似乎一下子长大了,谁也没有阻止这个过程,只是都留在阴家楼上,默默的流着眼泪。

接下来最难熬的日子到了,政府干部来到阴家,动员阴太太与阴先生划清界限,阴太太询问干部,阴先生是否是“反革命分子”,回答曾经是国民党军官,现在是“大资本家”,就是人民的敌人,连他的原配夫人都与他划清界限,离婚了,他也叛逃到外国去了,你一个小老婆,为什么还要苦苦守着他?这句话激怒了阴太太:“我不是小老婆!阴先生与他的原配离婚了,我是阴先生唯一的合法妻子,我们有两个孩子,我不会与他离婚,我的孩子要跟他的姓氏,他会回来接我们的。”她的话也激怒了政府干部,他们告诉她,如果不与阴先生离婚,就是与国民党反动派及资本家不划清界限,就是反动派及资本家太太,要接受政府的监督,凡外出要报告政府……

俗话说:“婊子无情,戏子无义。”作为京剧名伶的阴太太咬着牙不离婚的决定,让她的女伴们不理解。她们纷纷劝说,何苦维持这名存实亡的婚姻关系,只有我母亲沉默着不言不语,尽可能在生活上帮助阴太太。阴太太从此成了名符其实的“反动派资本家太太”,从妇女积极分子变成了斗争对象。

为了维持生计,除了唱戏没有任何谋生手段的阴太太开始寻找赚钱的活儿,最体面的活计就是为别人清洗衣物,只要揽来脏衣物,不用抛头露面,在家清洗完就可以拿到钱。但要揽到一定数量的脏衣物也不容易,那时,大部分人家不富裕,都是自己清洗衣物,只有那些有固定工资的单身男子会找人洗衣服,我开始为阴太太揽脏衣物,我的两个要好女同学,一起找学校的单身男老师游说,要求他们包月给阴太太,找到政府机关的单身男宿舍请求他们把衣物给阴太太清洗。其中棉被套的清洗价格最高,是我们重点寻找的衣物。完全清洗好的棉被套要用蒸米饭前的过滤饭汤水浆过,晒干后棉被套才挺括,这个钱还真不好赚。星期天不上学,我也要清洗全家的衣物时,就和阴太太结伴而行,一起到城外的小河漂洗已经用肥皂和板刷清洗过的衣物,不多久,阴太太以前保养得很好的那双手,就变得粗糙且布满了皲裂,冬天还长满了冻疮,冻疮溃烂时,则流着血水,又痒又痛,让人看了不落忍。

(未完待续)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