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太太之一

/ 0评 / 1

隐去姓名,发生在身边的真实故事

Every name has a story (每个名字的背后都有一个故事)

1、阴太太家的小人书

我有几张童年时期的照片,照片上除了弟弟,还有一个小伙伴,那是一个胖胖的小女孩,总是依偎在我身旁,她年龄比我小,与弟弟年龄相仿,小名叫“小毛”,大名我不知道,她是弟弟的玩伴,如果不是这几张照片,我的记忆中已经模糊了对她的印象。但我却清楚的记得她的母亲,所有大人小孩都称呼她“阴太太”,因为他的丈夫姓“阴”,按照当时的习俗,大家都不称呼已出嫁女人本人的姓名,而随出嫁女人丈夫的姓氏称呼她“某太太”。

阴太太是个美人,实际上阴太太并不是阴先生的结发妻子,只是阴先生的外室。阴先生的正室妻子在一个大城市,但因为正室是“媒妁之言,父母之命”的妻子,又没有子嗣,而阴太太是阴先生自己所爱,还为阴先生生育了唯一的一双儿女,又年轻漂亮,阴先生非常宠爱她,在我们这个他经商,经常停留的城市,为她买房置业,让她过着衣食无忧的生活。因为她家与我家毗邻而居,她与我的父母成为朋友。

阴太太婚前是一个京剧名伶,专攻青衣旦角,所以她有一个好身段,闲时好兴致会穿着她保留的戏装在家中一展美妙的歌喉,这时,我就有福了,在只有一板墙之隔的我家楼下,倾听她大段的京剧青衣唱段。阴先生在家时,有时还会吹箫伴奏,阴太太唱起了昆腔,婉转动听,连我的父母都会驻足聆听。

小人书封面

她家雇了女佣,所以她几乎不做家务,不时会邀请朋友到她家打麻将消磨时光,我和弟弟这时会跟着父母到她家玩耍,小毛乘机与弟弟疯玩得不亦乐乎,我则利用这个难得的机会,在得到她允许后,在她家翻看她橱内的书籍,其中有许多成套的连环画小人书,不是租来的,是买的,许多还是阴先生从另一个大城市买来,给阴太太解闷的最新出版的绘制或电影影印版小人书,还有一些言情小说……那时我还小,识字不多,当然一本又一本的连环画是我的最爱,我平素要看这些小人书,得把少得可怜的零用钱攒起来,去书摊上租一本,等待下一次有钱时,再看故事续下来的一本。在她家玩耍,一口气可以把一个完整的故事看完,真是惬意啊!到大人们的牌局结束,父母离开她家,我才恋恋不舍放下手中的小人书。有几次我还没有看完一个完整的故事,父母催促回家,我会赖着不走,阴太太总是宽容的对我说拿回家看吧,母亲对我们的教育很严苛,一般不允许我们随便借人家的东西,每次必是阴太太拿着小人书硬塞到母亲的手中,让她带回家,到家后,母亲会厉色斥责,以后绝不允许再这样。阴太太知道母亲的脾气,以后常常会拿着她新买来、自己已经看完的小人书到我家,说是给母亲看,实际上是给我看,因为母亲擅长缝纫,空下来必是忙于裁剪缝纫,很少有功夫看小人书。阴太太的儿子比我年长,那时的我们已经有了男女之别,不在一起玩耍了,即使在他家碰到他,也只是礼节性打个招呼,他就外出找自己的伙伴玩耍了。阴太太对儿女很宠爱,从来不打骂他们,相比我母亲的严厉,我们都非常羡慕小毛兄妹有一个宽松的家庭环境,都愿意到她家玩耍。

(未完待续)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