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好“后五十”生活

/ 0评 / 1

按语

渡边淳一(渡辺 淳一,わたなべ じゅんいち),男,日本医学家、小说家,1933年10月24日出生于日本北海道砂川市,当了10年的骨科医生后,他转而从事专业文学创作,著有50余部长篇小说及多部散文、随笔集,出版了130多部作品。被誉为日本情爱大师,作品引进中国后畅销不衰,2014年4月30日在东京的自家住宅因前列腺癌去世,享年80岁。

(日)渡边淳一

人生最后十年、二十年的活法,是决定人的一生是否活得精彩的关键所在。正因为如此,我们在活到五十岁左右的时候,就必须认认真真地考虑“后五十”的活法问题了。

遗憾的是,大多数的日本人都认为,年事已高,就该像个老人的样——太太平平地过日子,深居简出,简单地把年老理解为退缩。

其实不然,年老,意味着更可以随心所欲地享受生活。

为此,首先必须改掉沿袭至今的对老者的称呼,如老人、银发等等。也许有人不以为然:称呼变了,本质不变。但事情就是这样——称呼一改,心情就不一样了。自己变了,对方也就会自然而然地跟着变。

所以,我要大声疾呼:请对经历了漫长人生,岁月的磨砺,心灵深处潜藏着光芒的人们,称呼为——“白金一代!”

白金一代,虽不能像黄金那样炫目华丽,也不会像白银那样朴素无华。白金一代,是外在不花俏,内在有花头。

什么是白金一代的座右铭?我想到了白金一代的誓言:我们,不被世俗左右,充满好奇心态,追求人生所爱;不惜赞美他人,不忘自我欣赏,优雅洒脱有点“坏”!这就是生活的起点,我想把它视作座右铭。从某种意义上讲,这是对以往老人形象的反叛,如果仅仅年老而终,这可是人人都会却又是多么无聊的事啊。与其如此,不如做个与“年龄不符”的人。

要活得“年龄不符”,首先得从年龄的束缚中解脱出来。

把“上了年纪,就该……”的禁锢抛到九霄云外,只要退休后不添人麻烦,管别人怎么想,坚持走自己的路。

我想给“白发一族”以及后备军的五十岁朝上的积极乐观的人生,命名为“白金人生”。想要讴歌“白金人生”,首先要明白我们所处的年代——如今已迎来了一个工作、婚姻、男女等各种社会关系发生重大变革的年代。

在这种社会变迁的大环境下,男女的恋爱方式以及价值观取向也发生着变化。可以说,对于这种变化,最感到困惑的,首先是男人,特别是中老年男人。

要命的是,偏偏男人在适应环境变化的能力方面,颇有欠缺。尽管男人在完成大事之前,大都热情高涨,但是一旦大功告成,便趋于安于现状,因循守旧。甚至还刚愎自用,成了彻底的保守主义、权威主义者。

相比而言,女人的想法、女人的视角和男人就大不相同了。概括地讲,是既温顺又创新。

为什么这样说呢?原因是,女人的生理一生中就要经历数次变化,在体内就产生着所谓的革命了。人体本身充满变化,且每次都会给内心世界带来震动,想法和思维擅长应变是理所当然的。

看看男人,从生下来到死亡,生理内部如同一股匀速的偏西北风,仅有强弱之差,并没有太大的戏剧性变化。

像这样没有台风、地震侵袭的生理特征,决定了思维的格式化。虽说思维有定式是个优点,但是凡事都墨守成规地“这下就可以啦”成为思维定式时,男人便开始削尖脑袋钻营社会地位和摆弄阅历,自然变得保守起来。比起像死火山的男人而言,女人则是活火山。

更何况,如今社会关系和组织机构,大都是男人们制定出来的,要打破这些必然会招致男人的抵触。对于女人来讲,反正也不是女性制定的,既不依恋,也不依靠,更可以肆无忌惮地打破常规来顺应时代的变化。

所以,我要号召“白金一代”的所有男人:起来,不要安于现状,随遇而安,要顺应时代的变化。不,有时还要引领潮流,实现自我变革,乐于挑战,享受挑战。

来吧!退休!

“退休”,对于一般的男人来讲,总不是件喜闻乐见的事儿,最好避开甭谈。好不容易工作了大半辈子,突然有一天被传话:“你辛苦了,以后这里不需要你了”——你说还有比这更不讲理的事嘛?!

从此,收入一下子少了,多出来的是大把的空余时间,困惑、不安,在所难免。但是,把退休不要看得这么负面、这么悲观。既然避免不了,那为何不向前看,以更乐观的积极态度去正视它、迎接它呢?!

事实上,退休是一件美妙的事儿。因为从此可以从所谓的社会伦理和企业行规的紧箍咒中彻底解脱出来,如此自由自在,岂能杞人忧天?

还有,迄今为止被妻子或是心上人追问不舍而心慌意乱的你,现在再也不用去搪塞那句“我和工作,哪个重要?”的废话了——“当然是你重要啰”,斩钉截铁地回答!

市井挣点小钱,山下种片菜园。看看花开花落,度过有生之年。——老树

毫无疑问,退休以后,时间是大把大把的富有。只要一想到能花时间去做些什么,就感到无比快乐——好哇,可以好好地外出云游四方;想钓鱼就去钓鱼;想高尔夫就去打高尔夫。以前想搞却没时间搞好的业余爱好,比如摄影、素描,还有围棋、象棋、做诗、养花等等,现在一切皆有可能。

不止这些,也可以静下心来慢慢地求学——去心仪已久的高校,过过读书郎的瘾;也可以约上知己,细细长谈,弥补一下以前紧张的工作节奏留下的遗憾。

也许还有,没了官衔不自在的人。但是,换个念头想一想,无官一身轻,反倒可以更坦诚更亲密地深交朋友了。说不定,退休后结识的新朋友、赢得的新友谊,又为自己打开了一个社交的新局面呢。这样一来,在热衷于各类兴趣爱好的同时,有别于以往的“纵向关系”交往,而如今交上“横向关系”的朋友,还可能偶遇别样的乐趣和另类的价值观。

通过交游、交友,开拓了更多新的兴趣爱好,结果家庭内部也鲜活起来了。比如,过去对妻子的日常生活不闻不问,现在有了了解;而且也会倾听妻子和子女的述说了,说不定还会重新解释妻子的幽默,重新拾回和妻子交流的快乐感觉。

如此想来,退休并不是什么悲观的东西。

极有可能从作茧自缚的“纵向关系”以及上下等级的狭小的空间中彻底解放出来。在这里再次强调的是:充满好奇心态,积极乐观生活。无论做什么,永葆愉快心境,这是至关重要的。

再也不必拘泥于过去,只要向前看积极乐观地生活,就能享受美好的人生第二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