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和二胡的故事之十

/ 0评 / 2

不同年代的人,有不同的成长记忆。

时间可以磨灭一切,无法挽留,而回忆可以拯救已经消失的往昔,只要你记得它,只要你愿意回想它,只要你珍惜它。

八、聆听永远的二胡琴声

改革开放开始,新鲜事物如潮水般涌入。我们这一代渴望、贫乏的一切,对如今的年轻一代来说,因为网络让他们拥有广泛的知识;社会富裕使他们习惯物质的追求和享受;对于艺术和美的熏陶,只要他们想要拥有的话,唾手可得,我们却要通过自己不懈的努力,才能把生活的艺术,这其中包括品味、音乐、美术、色彩这一课课补回来。

我学会了跳交谊舞,偶尔会去舞厅跳舞。除了听邓丽君的歌,还听西方古典音乐,我总是固执地试图从古典音乐中寻找神秘的信息。古典音乐不是博大精深吗,那些旋律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从最初的似懂非懂,到后来,从音乐中,我终于感到一种真诚而神秘的力量,欢乐,忧伤……仿佛能看到魔鬼的微笑,天使的眼泪。

从磁带到CD,再到硬盘,尽管经过了技术革命,容量、性能、外形日新月异,可它们总是一样,能给人享受音乐的快乐。

以后买了许多西方古典音乐的“打口片”,买来全套三册厚厚的“管弦乐名曲解说”书籍,一边听碟片里的音乐,一边给自己普及音乐知识。如今这套书籍仍在我的书橱里放着,翻开那一页页画着红线标记的书页,还是让我惊叹那时的热情和努力。

当然我不会忘记我的二胡爱好,我拥有了无数不同风格、不同名家演奏的二胡独奏、民乐合奏CD片,我还从网上下载了我喜爱的姜克美、闵慧芬及其他二胡演奏名家演奏的曲子,然后把它们集中起来刻录成CD、复制到硬盘内,在我读书时,在我做家务时,我们的家中时时充溢着这些美好动听的二胡曲调。

一个人沉浸在音乐里,是一件甜蜜无比的事情,现实中的风刀霜剑被挡在了乐符之外。忘掉世俗世界的存在,是聆听音乐的一种境界。聆听音乐是一种沉默的激情,悠然的歌唱,无言的疯狂。虽然我不再拉二胡,却永远不会失去聆听二胡琴声的兴趣和能力——不必深究,最美好的东西它一定停在原处。

我希望在我临终时,我的亲人为我播放一曲二胡的琴声,就像聆听莫扎特的《安魂曲》,进入那安魂之境,凭借这乐声去往我该去的地方。

人们常说高僧坐化是生命的奇迹,高僧打坐,人随魂去,生命静静地转换,一如睡莲悄然开放。在这转换的时刻,与其说生命终止了,不如说死亡消失了。死亡变成了一道美丽的彩虹,向永恒的天空缓缓飞去……我想高僧一定是聆听着那人世间凡人不能听到的美妙乐声而圆寂的,所谓“圆寂”指的就是这样的圆满和寂静。

我非常喜爱的一位作者王开岭曾说过这一段话:

“人生有两个季节最值得怀念和审美:一个是童年,一个是青春……它们是人生流程中最唯美的两栋时空,人生最诗意的元素、最烂漫和绮丽的风光都寄宿其中。不夸张地说,它们的生命美学含量,占去了人生一大半。”

以这段话结束我对少年和青年时期那一段有关美妙音符的回忆。

(全文完)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