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和二胡的故事之八

/ 1评 / 2

不同年代的人,有不同的成长记忆。

时间可以磨灭一切,无法挽留,而回忆可以拯救已经消失的往昔,只要你记得它,只要你愿意回想它,只要你珍惜它。

六、远去的二胡

我们正在各个医院毕业实习,“文化大革命”运动开始了,完成实习后,没有按时毕业分配,而是回校继续参加“文化大革命”。我很快就成了所谓的“逍遥派”,不加入任何派别的革命组织。当时的大多数书籍都成了“封资修”代表,没有什么课外书可以看,也不能看课本,因为这会被认为是走“白专道路”。因为迎合当时批判“红楼梦”的需要,“浙江大学革委会政工组”编写了一本“红楼梦诗词注释”,我拿到了这本小书,我把许多时间花在研读这本书上,几乎熟读了“红楼梦”书中的所有诗词。有人推荐我去参加演出革命样板戏的配乐伴奏,我固执的认为二胡不适合伴奏这种演唱,我以不会演奏京胡推辞了,但我感到了无形的压力,于是我决绝的把自己的二胡送给了别人,而医大民乐队早已解散,乐队的乐器散乱各处,不见踪迹。

从那以后,我没有再拥有过一把自己的二胡。直到我参加工作,偶尔看见别人在拉二胡,触碰到二胡时,心中总是酸酸的,说不出什么心境。

但是,多年来,我一直迷恋着这一种乐器,它直达内心,魂牵梦绕,心心念念,这就是我的二胡。因为它与自己有关,与感情有关,与成长有关。它几乎代表了我所有的少年青春时光——我的长过膝盖的发辫,我的白衬衣蓝裙子,月光下的琴声,“表哥”“师傅”关切的眼神,我硬壳笔记本发黄纸张中的读书摘录,其中的泰戈尔《飞鸟集》,一笔一画,皆是心血。那些蓝墨水的字迹,被光阴晕染成一朵朵紫罗兰。

能与时光抗衡的,除了文字,梦想和爱,还有就是音乐。

几回梦中,我正在演奏二胡,都是那些我稔熟的曲调,《良宵》、《病中吟》、《空山鸟语》……一瞬间,我又回到了少年青春的青葱岁月,它们并没有远去。

那些我青春时期读过的文学书,那些我少年青春时心中流淌过的二胡曲调,那么美,美得令人心酸,我永远不再回来的青春……但它们如今正一点点的显现出来,滋养着我的生活和文字,如同春雨,润物无声。那是阅读和音乐的馈赠,我因为它们,一天天成为现在的自己。

青春为什么那么美好,因为它只是用来怀念的。它如清晨的朝霞,荷叶上的露珠,稍纵即逝,永不再回。可是,无论你走出多远,一回头,它还在那里,永远藏在心底最柔软温暖的角落,一生一世,与灵魂紧紧相连。

我常对小朋友们说,一个小孩从小一定要学习一种乐器,这不一定是你今后的职业需要,但你的心灵一定与不会任何乐器的人不一样,你会受益终生。

(未完待续)

《“音乐和二胡的故事之八”》 有 1 条评论

  1. lian连说道:

    才知道医大曾经还有民乐队,77年以后入学的学生估计会乐器的很少。四十年过去,现在浙大的文琴艺术团都是艺术特长生了。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