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和二胡的故事之七

/ 0评 / 3

不同年代的人,有不同的成长记忆。

时间可以磨灭一切,无法挽留,而回忆可以拯救已经消失的往昔,只要你记得它,只要你愿意回想它,只要你珍惜它。

五、师傅

我叫他“师傅”,因为他是浙江医科大学民乐队的首席胡琴手,二胡的演奏水平属于专业水准。我是民乐队唯一的女二胡演奏员,加上另一个吹笛子的女同学是医大民乐队仅有的两个女生。

“师傅”也是医疗系学生,比我高二届,他个子高,标致而白皙,如今应该算在“帅哥”行列。他是宁波人,一直到他从医大毕业,也无法改变他的宁波口音。

医大的民乐队吹拉弹奏各种乐器很齐全、专业,常常外出参加各种社会演出,或去其他高校参加汇演。“师傅”是队长和总的召集人,大家都很尊重他。因为只有两个女生,“物以稀为贵”,我和另一个女同学在民乐队里,被大家“宠”着,几乎是众星捧月,演出时,我使用的胡琴是由学校为民乐队购买的,品质仅次于首席胡琴手“师傅”使用的一把好音色的二胡,每次演出,我和另一位女生都会被安排在醒目的第一排,总会引得台下观众的注目和热议。因为我和“师傅”使用的是同一种乐器,“师傅”常常单独为我开小灶,辅导我练习拉琴。那些年的寒暑假,我除了白天去各大医院勤工俭学为自己赚取学杂费,夜晚仍住学校宿舍。回忆起,月上柳梢的时候,我在浙江医科大学11宿舍楼上的露台上拉二胡,月光如水,琴声清澈、忧伤而空灵,有着不能言说的惆怅。

有时,特别是暑假,“师傅”会提前一两天回校,到我们的宿舍找我练琴。在他的辅导下,我的二胡技艺大有提高。

有一天,我在我的课本内发现了一张手抄“好一朵茉莉花”曲谱和歌词的纸张,那熟悉娟秀的字,一下子,我就认出了这是“师傅”的笔迹,心中一动,不露声色收了起来。

“师傅”即将从学校毕业前,曾一本正经的问我,毕业后他是留在杭州还是回到家乡宁波好?我不假思索的立刻回答,当然是回家乡更好,与父母生活在一个城市,多幸福。他沉吟片刻,没有再说话。果然,“师傅”医大毕业后,回到了宁波,我们就再也没有了联系。我不知道他如今的生活工作情况。只有那张手抄“好一朵茉莉花”曲谱和歌词的纸张,一直留在我的笔记本内。

我们总是先认识了身边的人,才认识了这个世界。一个人,身边有多少人,就有多大的世界,有什么样的人,就有什么样的世界。这些人素养的高低,决定了你的高雅与低俗、辽远与浅狭、明媚与卑琐。一句话,他人的质量,就是你的世界的质量。

(未完待续)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