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和二胡的故事之六

/ 0评 / 3

不同年代的人,有不同的成长记忆。

时间可以磨灭一切,无法挽留,而回忆可以拯救已经消失的往昔,只要你记得它,只要你愿意回想它,只要你珍惜它。

四、表哥

高中期间,我到杭州生活和学习了,开始住在表伯伯位于清波门的家中,表伯伯的父亲与我的祖母是同胞兄妹,表伯伯只有一个儿子,我叫他表哥,我插班进入杭四中的理科班,与表哥同在一个班上课。表哥比我大一岁,他是表伯伯前妻所生,对我很亲切的表伯伯对自己的儿子却非常严厉,几乎与他不苟言笑。所以表哥性格内向,却拉得一手好二胡,见我也会拉二胡,十分欣喜,陪着我去乐器店购买了一把新的二胡,还送了我一本大开本的刘天华二胡曲谱,曲谱的封面上盖上了他的印章,我保存至今。整个中学时期他都不厌其烦的教我提高自己的二胡演奏技艺。

表哥和我的原籍都是浙江的嵊县(现在改称嵊州),他跟随祖父母来到杭州,与自己的父亲住在一处,说一口浓重的家乡口音,憨厚的他沉默寡言,虽然祖父母很宠爱他,他却特别惧怕自己的父亲。表哥对我很亲切,祖父母给他的零食他总是与我分享,诸如小核桃、香榧,我都没有见过,我小时候吃的是大核桃,核桃虽然个头大但只要砸碎核桃壳,很容易把里面的核桃仁取出。直到今日我还是不能像他一样把小核桃放入口中轻易就能吃出核桃仁。他会耐心的为我取出小核桃仁,而且往往是完整的四分之一个。香榧的内皮也很难除去,只见他用香榧的外壳,熟练的一转两转,黄色的好吃的香榧仁就出来了。

我们会星期天在家中两人一起练习拉二胡,只是他的小外甥——大表姑的儿子,非常调皮,只要我一回他们家,他就设法捉弄我,特别喜欢拉我长长的发辫,让我不胜其烦。当我到杭四中宿舍住校后,表哥就常常在放学后,陪我拉一会二胡才回家。

高中毕业后,表哥考上了上海交通大学,大学毕业分配到四川内江工作,并在那里结婚生女,表嫂是杂技演员,不幸的是她后来患上了尿毒症早逝,留下表哥和女儿,表哥对女儿宠爱有加,这个活泼的女儿曾来过我家,以后听说表哥又再婚了,再后来,我们就失联了,至今我不知道他们的消息。

我感谢表哥在我刚到杭州这个陌生的环境时,对我的关怀和照顾,他像大哥一样,不声不响为我争取住校,搬运我简单的行李,整理宿舍的铺位,送我琴谱,陪我练琴,我常常会想起他,虽然再也无法了解他的生活状况,但他最擅长拉的二胡曲子,总是在某一个时刻回响在我的耳旁。

(未完待续)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