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和二胡的故事之五

/ 0评 / 4

不同年代的人,有不同的成长记忆。

时间可以磨灭一切,无法挽留,而回忆可以拯救已经消失的往昔,只要你记得它,只要你愿意回想它,只要你珍惜它。

三、我的二胡练习曲

自从我从大艾老师手中接过那把二胡,便专心致志向大艾老师和我们的音乐老师学习拉二胡,学校里从来没有女孩子学拉二胡,我显得很另类。上初中后我们就在学校住宿,我的二胡放在学校宿舍内,挂在我铺位的墙上。我总是在星期日晚饭后早早到校,而星期六的下午迟一点回家,用一切能利用的时间练习拉琴。这个时段是我最自由放松的时间,不会影响到同寝室的同学,因为我那初学的琴声实在是太难听了。平素每天晚饭后,晚自习前,同宿舍的同学就只能忍受我那“杀鸡杀鸭”的练琴声了。好在那些比我大一点的女同学,都很宽容,甚至有一点钦佩我的勇气和恒心,慢慢地我的琴声,不那么难听了,有了一些乐感,再后来,有人愿意我为她们的歌声伴奏了,我成了学校内唯一演奏二胡的女生,再后来,我甚至把我的二胡从容的带回家去,父母显得十分惊奇,不知我何时竟然学会了拉二胡,而且拉的不难听。我还与喜爱我的邻居“嬢嬢”,配和弹奏,她弹古琴,我拉二胡,内心充满了说不出的惬意。这时候连严厉的母亲,也不会打断我们的配合,叫我去做家务事。

有一年的春节,年初一一大早,当我睁开眼睛时,突然发现在我的床头放着一本“刘天华二胡曲谱”,我来不及穿衣服,就把它拿在手里翻看起来,这是父亲送我的春节礼物。那个年代父母子女之间的感情是道统的清简重过血统的亲密,父母对小孩都是老式的传统教育,不知道怎么跟小孩子沟通,开口讲话就是训斥,很少有父母对子女表达爱意,我们怎么知道父母的爱呢?小孩都是精怪,我们从他们那些很细微奇特的行为和不经意的言辞中体会。但正因为他们很少表达爱,所以每一次的表达,都被我们幼小的心灵记住了,就像这一次父亲送我的二胡曲谱。

我开始一首又一首的练习刘天华的曲子,第一首当然是《良宵》,《良宵》诉说着一种绵绵的思念,深藏着一种历经了久远年岁的沧桑感情在里面;而后是《病中吟》,它的曲调沉郁悲凉,是久病沉疴中的孤寂与凄清,仿佛能够听见泪水缓缓流淌的声音;而当我能演奏《空山鸟语》时,我的指法和弓法得到了很大的锻炼,曲子里传递着一种超于尘外的安谧和宁静,蝉噪林逾静,鸟鸣山更幽,耳朵、心灵刹那被清洗一净。我最不喜欢演奏当时的流行歌曲,附庸时政的流行歌曲不属于二胡,即使歌曲很好听但拉出来就不是应有的味了。

(未完待续)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