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和二胡的故事之四

/ 0评 / 3

不同年代的人,有不同的成长记忆。

时间可以磨灭一切,无法挽留,而回忆可以拯救已经消失的往昔,只要你记得它,只要你愿意回想它,只要你珍惜它。

二、我的第一把二胡

我就读的第一所中学的音乐老师是我最喜爱的老师之一,他有很高的音乐素养,会弹奏多种乐器,弹风琴、拉二胡、吹笛子、箫,还会自己作曲填词。

我们的班主任是我们称之为大艾老师的一个帅小伙,清秀儒雅,多才多艺,会教语文、数学;也会教图画、音乐;还会吹口琴,拉得一手好二胡。我最喜欢听他拉二胡,我国著名民族音乐大师刘天华创作的几乎所有二胡曲子,他都会演奏,特别是“良宵”、“病中吟”、“空山鸟语”是我的最爱。

自从我喜爱上了二胡,就希望拥有一把自己的二胡,学会拉二胡。但要购买一把属于自己的二胡,在那时,简直就是痴心妄想,我暗暗寻思着能不能自己做一把二胡呢?

我的第一把二胡,是众人帮我完成的一件乐器。

中学里的一位老校工实际上是校园里的花工,这里指的“老”,主要指他在这个学校工作的时间长,而不是年龄,他真的不算老,大约只有40岁左右。他主要管理校内的花木,但他憨厚勤恳,空闲下来,主动为学校修理损坏的课桌椅,学校领导也觉得少不了这一项工作,就为他购买了全套木匠活工具,并辟出一个空间为木工房归他使用,他除了修剪花木,为花木施肥,按时令季节种植花卉外,其余时间总在他的木工房内捣鼓。

我瞄准了老校工的木工手艺,时不时就去他的木工房转悠,渐渐地他也喜欢上我。有一天我怯生生的问他,会不会做二胡?他正低着头做木工,头也不抬的回答我,只要是木头做的东西,有样子就能做出来。

“我想要一把二胡……”

他停下手中的活,直起身子看着我:“你是说你想我为你做一把二胡?”

我羞涩的低下头,不敢回答。他停顿了一下,接着说:“你去借一把二胡来,我要仔细研究一下。”

我高兴地一溜烟跑出了木工房,找到我的班主任老师——大艾老师,让他把心爱的二胡借给我一天,问我原因,我吞吞吐吐不愿回答,他犹豫片刻还是答应了,把二胡装入布套,慎重的交给我,让我小心不要摔坏了。我小心翼翼的怀抱着这把二胡,把它交给了老校工。

第二天中午时分,老校工就把艾老师的二胡交还给了我。大约过了一周左右,老校工就照着大艾老师的二胡样子给我做了一把二胡,但没有油漆,是白胚的,而且也没有蛇皮和弓弦,一个小伙伴把这白胚二胡拿回家让他父亲刷上了油漆,一个家在农村的男同学特地为我捉了一条大蛇,剥下蛇皮晒干,并设法绷紧在二胡上。当我把这把自制的二胡拿给大艾老师看时,大艾老师好像是感动了,让我把这把二胡交给他,几天以后,所有缺少的二胡配件——弦线配上了,码子码上了,还有一张漂亮的白色马尾拉弓,俨然一把正宗的二胡。

(未完待续)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