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和二胡的故事之一

/ 0评 / 7

不同年代的人,有不同的成长记忆。

时间可以磨灭一切,无法挽留,而回忆可以拯救已经消失的往昔,只要你记得它,只要你愿意回想它,只要你珍惜它。

一、弦乐弓弦的颤动

1、

我自小喜欢音乐,特别喜欢弦乐,只要一听见那弓弦颤动发出的音响,不管是小提琴、中提琴还是大提琴,也不管是民乐器二胡、板胡、京胡、马头琴……心就会随之颤动。无论身处何处,我都会情不自禁的停下来屏息静听。因为弦乐器的弓,轻轻一起,戛然一声,便让人的心不由自主地往内收紧,收成一枚致密的核,被它们的气场浑然包裹、束缚;却又仿佛随时会胀裂开来,一腔情绪迸泻而出,澎湃成汪洋。

小提琴的音域宽广,音色优美,演奏技巧灵活,表现力十分丰富,既是卓越的独奏乐器,也是管弦乐队及重奏等演奏形式中的重要乐器。小提琴像是一位贵族,它适合在幽幽的灯光和氛围里,营造一种浪漫或者叫情调的东西,令人沉入袅袅如秋水样的轻柔之中;

大提琴是一种自然圆润的歌唱性乐器,它具有开朗的性格,以其热烈而丰富的音色著称,是交响乐队中低音声部的主体。它的声音浑厚丰满纯净,富于人声美,音色悠扬,琴弦的音色含情,旋律动人。特别人性和自然,能较好地表达深沉而复杂的感情;

蒙古包、轱轳车,风吹草低见牛羊的大草原注定了是马头琴的摇篮。它以悠长的曲调呜咽着,诉说着牧马人的情感世界。那音色、那节奏、那气息敛放的方式,那喑哑、低回、连绵、苍茫、悠长的颤音,那历历在目、无边无际的沧海桑田,那潮起潮落、风起草涌的苦难与悲欣,那生命无处不在的脆弱与坚强、隐忍与抗争……除了缄口,聆听,我不知道自己还能说些什么,做些什么;

京胡当然是特定的京剧的主要伴奏乐器,有一种中国古典庙堂的雅致,那些京剧曲牌优美动听,如果你循环往复的听,会有一种特殊的效果,好似圆周率“π”的音乐表现,永无止境,且绝不使人厌烦;

板胡是伴随着地方戏曲梆子腔的出现,在胡琴的基础上产生的。是我国多种梆子腔戏曲,北方戏曲和曲艺的主要伴奏乐器。由于板胡和中国的戏曲、曲艺深厚的渊源关系,因此它在演奏戏曲、曲艺音乐时最能发挥自身的特长,在地方戏曲和曲艺伴奏中,各地区的板胡善于表现各自不同的风格,富有独特的地方色彩;

二胡奏出的声音,悲怆也好,苍劲也罢,哪怕偶尔欢娱一阕,都带着泥土的颜色与气息,那欢娱也透着苍凉。在雨打梨花深闭门的暮春,在绿树浓荫夏日长的仲夏,在寂寞梧桐庭院锁清秋的深秋,在北风吹大雪纷飞的寒冬,我们能听到二胡一声骤然的低泣,一脉绵长的诉说,一种寂寥的沧桑,怎么能说,那不是一种哀而不伤的美丽呢?

(未完待续)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