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庐游之八

/ 0评 / 3

六、雪水云岭处,小桥溪水人家,农家饭菜飘香;心灵殿堂上,虔诚供奉仍在,朴素敬畏久远

离开荻浦花海,当地朋友带领我们驱车沿溪水、河流、水库,钻隧道,爬峻岭……所有的道路,不管是“国道”、“省道”还是乡村道路都修得平整,路两边座座青山、时而点缀鲜花,时而修竹茂林,或溪流蜿蜒而过,或收集了丰盈雨水的河流激流湍急,风景美不胜收,桐庐的“全域旅游”,真是做到了“处处可游,时时可游”。

我们并不知道朋友将带领我们又要游览那一处胜景?中午12点半左右,小车往一个溪边的小山村拐进去,驶过一座石桥,停在一个名叫“雪水农家饭庄”的小院内。当地朋友才告诉我们,这是我们就餐的处所,车子驶出时,已经预定了中餐和菜肴,当地朋友热情、周到的想让我们体验不一样的农家乐。

这个农家小院是砖瓦结构,外墙装饰着墙砖的三层楼房,依山傍水,一条清澈的小溪在屋前穿流而过,室外的用餐地点就是搭建在溪流上的凉亭,我们坐在潺潺的溪水上方,一股凉气从脚下升腾而起,耳边是清脆的溪流水声,主人给我们泡上了翠绿、泛着清香的新茶,大家一边喝茶一边聊天,我则顺着溪边的石阶下到溪水边,用清凉的溪水洗净在荻浦花海中,鞋子上沾染的污泥,又洗手洗脸,直到大家招呼吃饭,我才恋恋不舍的离开这溪流。

饭菜是十足的农家风味,笋干炖土鸡一端上来,那黄色的鸡汤,鸡肉散发出来的香味,立即引起大家的食欲,当然第一个动作就是喝鸡汤;再是农家自己磨制的豆腐,内里有农家自己腌制的腌肉、黑木耳,再撒上绿油油的葱花——那可是我看见主妇刚刚在溪水边摘下来的小葱啊;一盘不同种类的溪水小鱼,油煸炒后加入白色的蒜子,用水闷煮,加入红色的辣椒,撒上绿色的小葱,真鲜!等那盘用油烤过的米饭锅巴端上来,我已经不顾斯文,直接用手撕下一块,放入口中,那才是又香又脆!

饭后,我转到农家的屋子内,见堂前供奉着一尊神像,说不出是那位神仙,神像前的方桌上,香炉内点燃着几根香,带着特殊的香气,烟雾萦绕升腾。

在一些偏远村庄,那些看不见的,或者被我们认为是虚无的东西,仍被供奉在农家的堂前,供奉在农人心灵的殿堂上,并被敬畏的嘴唇传诵得鲜活生动。

正是这种对心中神灵和自然的神圣感和敬畏,约束着他们的行为,他们仍然相信“人在做,天在看”,相信“离地三尺有神灵”,使他们放弃罪恶和非分的念头。现如今,我们的国人大都是无神论者,在这物流横溢的时代,大城市里很少人会相信神灵,更不会虔诚的祭拜神灵,但我知道,眼前的祭拜,是一种心灵的真实。它伴随了人类的童年,深深根植于我们的意识,一直到现在,如果不是我们遗忘了它,甚至拒绝了它,它一定还会陪伴着我们,直到世界的末日。

(未完待续)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