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庐游之七

/ 0评 / 4

五、荻浦花海——邂逅美,亲近美,不知梦里花又落多少

近两年无数次听朋友说起“荻浦看花”,又在微信朋友圈中看晒出的那些美轮美奂的花海照片,“到荻浦赏花去”这句话,已然成为桐庐乡村旅游的代言了。

据说,通过这几年的实践,当地已经摸索出了一些经验,哪些花好种,哪些花在什么季节开。春天,二月兰、金盏菊、矢车菊、冰岛虞美人花、马鞭草、薰衣草;秋天,波斯菊、百日草、向日葵……在杭州市农科院的帮助下,荻浦花海还在考虑引进国外花种,让花海一年四季都有花可看。

如今正值5月底,应该是春季花的盛花期,但进入村内感觉这里正在大兴土木,大片的土地被平整了,不见了种植的花海,不知作何用途?雨中村道上泥泞不堪,路边却有不少小商贩,卖当地小吃,旅游小商品……当地朋友领我们绕道到公路边,眼前出现了连片的花田,一块块黄色、红色、紫色间隔分布,雨后都水灵灵的,微风吹过,一块块颜色起伏涌动,煞是好看。最壮观是靠近公路边的紫色花海,远看是一片紫色,像薰衣草,近看却发现花色紫中带蓝,花形是一朵一朵的,是矢车菊。

随着游人往前走,前方的花田像水稻田一样,一块块呈长方形分布,中间间隔着排水沟,不同颜色的大片花田中间用水泥板间隔,充着游人行走观赏的道路。第一块是黄色的花菱草,一个个黄色小花朵,不算密集。隔壁是虞美人,红色的花朵比花菱草大,因此颜色上也更具有视觉冲击。第三块种的是金盏菊,深黄颜色,虽然长得低矮了些,花朵却比前两种密集。

看着这些五彩斑斓的花朵,不禁痴痴的想,若按照农耕时代严格的花时,若不是引种,按照它们土生土长的地域,它们应该彼此是永远无法照面的,但是在这人工巧手的花海中,它们的种子长途迁徙、被有心人栽种在同一块花田里,于是它们在同一个季节,聚集在一起盛开了。不同的红,不同的黄,紫色……各色各式的花朵在这花海中,铺展开一片锦绣,也该是一种缘分吧。

天仍旧下着小雨,远处的村庄树木都被雨雾笼罩着,花田边上的排水沟充盈着流水,今年春天特别长,充沛的雨水,让排水沟和花田内,长满了野草,它们似乎比那些花朵更茂盛,绿油油的,一付不甘示弱的姿势,而那些争先恐后先开放的花朵已经开始凋谢了,“花谢花飞飞满天,红销香断有谁怜。”这种不结果的草花,有点像修不成正果的爱情,站在这花田中,才知道一场场花事,也是人一种种心情。

自然的美是无限的,而人能感受到的美却是有限的。平素,一般人都不怎么认真观察自然,可能会仔细观赏画中的花,却不怎么留心欣赏真的花。今天我们得以站在这花田中,邂逅这花的美,亲近这花的美,今夜, 不知梦里花又落多少!

(未完待续)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