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庐游之六

/ 0评 / 3

四、深澳古村外婆家,国家级历史文化名村

2、旧时老屋,申屠怀荆堂,今日新锐,民国记忆咖啡馆;回首转身,深澳村复兴,时尚与怀旧交融。

让我们特别惊喜的是,有一个石门上方和侧面都悬挂着“民国记忆”木牌的大院落,墙洞内、窗台上摆放着绿色盆栽或鲜花,屋檐下悬挂着红灯笼,是一家名叫“民国记忆”的咖啡馆。进入院墙内就在靠近大门的地方有一个调制咖啡、饮料,买卖西式糕点的经营场所,一男一女两个小青年坐在里面,并不主动招呼进入的顾客,也不阻止游客在院落内到处游走。雨滴顺着屋檐滑落,打在青石板上滴答作响,我们脚踏布满人迹、光洁圆润的青石板,穿过建于清代、飘洒着今日雨丝、幽深的天井,空气中似有几分古朴弥漫,这是一座典型的江南大户砖木结构宅院,用材极为讲究,柱子粗直,梁架肥厚,从高处的牛腿、月梁到低处的窗棂和门扇,无处不雕,无雕不精。

进入一个布置成民国风味客厅和书房的场所,客厅摆放着木质圈椅、古铜色留声机、褐色真皮沙发、小圆桌,带着民国记忆的圆形灯罩电灯从屋梁上垂挂下来,灯光昏暗。书房里有陈列着绿色盆栽、老旧书籍和手提式煤油灯的书架、档案柜、老式皮箱、布艺沙发、老旧的立式灯座、小圆桌及上面的老式电话机……这一切民国时期的标志性物件,让人不经意间,仿佛穿过时空隧道,走进了民国张爱玲的浮世安宁里。

阵阵咖啡飘香,让新锐的时尚气息与怀旧的文艺范儿,在此交融碰撞。除了我们几个人,再没有见到其他游客走进来,我有意识的走去询问那位女服务员:“这里有姓‘申屠’的人吗?”回答:“没有,我们是外来的服务人员。”“这里原来是什么建筑?”女青年回答:“这是建于清朝的‘怀荆堂’,是‘申屠’家曾经的家产。”

为什么不把这些有历史价值和意义的介绍更详细的写在咖啡馆的墙上呢?我们看到,几个游客走过院墙大门,一探头往里望一望,不明就里就离开了,稀里糊涂的就错过了这么有“文艺范儿”的场所。

“深澳村”就像一个老态龙钟的老人,老得有些萧条和破败。但在古老的雕梁下,永远有衔泥的新燕,老屋的屋檐下,永远有新生婴孩的啼笑,青石板的“澳口”永远流淌着清冽甘甜的溪水,并伴随着农妇的笑谈,新锐的“民国记忆”咖啡馆,预示着“深澳古村”的复兴。

走出“民国记忆”咖啡馆,雨越发大了,当地朋友准备带我们去下一个游览点,穿过街巷,走向停靠在村外的小车。匆忙中村头一间挂着“申屠氏宗祠”匾额的老屋出现在路边,我赶紧拉住先生,招呼他这是外婆家的祠堂,可碍于朋友已经等候在附近,先生迟疑了一下还是说,下次再来看吧,据说,深澳村申屠氏的祖先号称八房,流传至今,各房谱系清晰可循。不看真可惜了,我忍不住调侃了一句:“数典忘祖的子孙”。

(未完待续)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