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长的记忆:中学和老师的故事之五

/ 0评 / 6

不同年代的人,有不同的成长记忆。

时间可以磨灭一切,无法挽留,而回忆可以拯救已经消失的往昔,只要你记得它,只要你愿意回想它,只要你珍惜它。

悠悠时光中的记忆

5

语文老师和演讲比赛

我们的正式语文老师不是班主任大艾老师,而是一个有大学学历、学识渊博来自外省的中年男老师。我最喜爱的课程就是“语文课”,语文老师上课就像是讲故事,成语是故事,散文是故事,人物是故事,诗歌也是故事,他会把每一篇文章解读成娓娓动听的一则则故事,没有学生会逃上“语文课”,因为太好听了,哪个小孩不喜欢听故事呢?特别在当时,没有电视,连电台广播也没有,只有那种学校、大单位里自己设置的大喇叭广播,广播的是各种通知,大事件。偶尔,也会播放当时流行的政治歌曲。

除了学习课文,语文老师要求我们阅读课外书籍,学生可以办“学生借书证”,从图书馆内出借书,一次只能借一本。坐在图书馆内,则可以翻看各种书籍。我不像许多女同学那样课余喜欢跳绳、踢毽子,只要有空我就坐在图书馆内看书。文学类书籍是我的最爱,小学四年级我就开始看成人读物,不再只专注于少年儿童文学或连环画册。初中一年级开始,我基本上阅读的都是成人读物,如七侠五义、封神榜、侦探小说、聊斋志异、红楼梦、西游记、三国演义……慢慢地我开始看古典文学和外国文学名著。读了外国文学作品后,我觉得自己的视野很不一样了。当时课堂上还没有学习过古文,我不知道我是怎样读懂那些生涩的古文的。这类书当时版本并不多,但质量很高,大多是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的,里面一个错别字都没有。

大约因为我喜欢看文学书籍,作文不是平铺直叙,语文老师常常表扬我的作文,当语文老师把我的作文贴在教室后面或走廊里,作为范文的时候,我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小孩了。

每一个学期语文老师都要策划一次“全校讲演比赛”,讲演稿要每一个同学自己写,然后从这些稿子中选出文采比较好的同学参加比赛,分初中段和高中段。这是全校的一个大事件,几乎所有的老师都会参与其中,为选中参加的同学修改讲演稿,排练讲演,布置讲演会场。“全校讲演比赛”的时间一般安排在一学期最好的季节,上半年是5月份,下半年是10月份,讲演的地点天晴就安排在大操场,那石台阶就是讲台,天下雨就安排在大礼堂内。我总是会被选中,但因为我胆怯、羞涩,声音又小,并不特别喜欢去参加演讲,每到这个时候,我总是祈祷自己不要被选中,甚至有意把文章写得不那么精彩,避免老师选中我。第一次被选中去参加比赛前,我几次找老师央求不要让我去比赛,差一点就要哭出来,语文老师鼓励我,不断给我打气,教我讲演时,如果害怕,可以不看下面的老师同学,眼睛盯着远处一个固定的目标,就不胆怯了。那次的讲演,我果然眼睛盯着远处的篮球架,没有那怕是一次看过下面的人群,战战兢兢的背完了我的讲演稿,是的,是背诵,而不是讲演,没有语调,没有动作,没有情感起伏……

随着多次参加讲演的锻炼,我渐渐学会了控制自己的情绪,不那么害怕了,声音也放开了一点,开始用语调、表情、眼神、手势,表达强调自己文章中的意义。感谢当时的语文老师组织了这种锻炼少年们表达能力的讲演比赛,我们的同学中一定有一些,将来成为了一个个善于讲演,鼓动群众的演说家。但我“朽木不可雕”,辜负了老师的培养,最终还是一个胆怯的女生,终生不喜欢在大众面前讲话,仍然是一个宁可写文字,不愿意说话的人。

语文课是中小学教育中一门很重要的课程,在一个孩子的精神发育和心灵成长中,中小学语文老师除了教授学生语言和逻辑,还传递价值观和信仰,一个孩子对世界的认知和审美,其人格和心性的塑造,其内心浪漫和诗意的诞生……这些任务,一直是由语文老师的课来默默承担着。

我有福气,遭遇了一个好的语文老师。

(未完待续)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