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像什么

/ 2评 / 1

黄永武,1936年2月9日出生于浙江省嘉善县,台湾第一代文学博士,亲炙民国学人。 著名学者、散文家。曾任台湾中兴大学、成功大学文学院院长,中华民国古典文学研究会创会会长。

他曾两获台湾最高文艺奖,一次凭其学术巨著《中国诗学》,一次凭四册《爱庐小品》。“爱庐”是黄永武先生退休山居之后书屋的名字,取陶渊明“吾亦爱吾庐”之意。据黄先生在本书序里说,“爱庐有花树簇拥袁有海山环抱,幽深静寂,四顾无人,有时万壑疏风,一天凉月,人一到爱庐,心境虚灵,文思潮涌,任你提起笔墨镂花吸露,任你放开心胸驾海摩云,沉思生命的意义,探讨生活的趣味,抉发人生的目标。”这种意趣,恐怕也是本书文字的风格所在。

黄永武

读书像什么?读书像交朋友。时常碰面的就亲切,不常见面的就疏远,朋友交多了,到处人头熟,吃得开,但却不一定有刎颈之交。若只交知己三二人,知音稀少,很寂寞,但或许情谊如山,灵犀相通,所谓“客稀情易密”,客多客少,各有利弊。哪些朋友该疏,哪些朋友该亲,并没有一定的标准,全看自己的气味相投,要加以慎择而明辨。想交尽天下的英雄不可能,只有遇到时,切勿放过。若能广交而又得朋友的死力效命,功业必大,那就是最善于读书了。

读书像什么?读书像采药。仰取俯拾,重在“博收”,采参采苓之外,牛溲马勃,也采而备用。广采以后不知道分门别类,杂荟一处,就成了“书簏”;广采储备而不知道及时运用,就成了“书橱”。读书要像老医生判病情,切准病因,推勘到底,前人书里有精彩也有糟粕,服药时便须慎选精醇,对症下药,自然功效非凡,这才善于读书。

读书像什么?读书像驱车登山。有人读书,像不肯上山,只在低处徜徉,眼界不阔,难有博识;有人读书又像到山中乱窜,眼界辽阔,却少定见,见一景爱一景,见彼景又忘此景,见异思迁,爱得不专。善于读书的人是盘旋着上山的,回旋迂曲,心中却有一个定点,于是走了一圈,回到原方位,却已高了一层;再绕一圈又回到原方位,却又高了一层。仿佛所爱日移,以成其大;仿佛原点因循,以积其高。一天天往上升,既无墨守固陋的自限,亦无见异思迁的毛病,涉猎日广而不会泛滥无归,终上山顶而登峰造极。

读书像什么?读书又有点像寻宝山,故事中的宝山在固定的藏所,要依赖寻宝的地图才能前往,而读书的宝山,或在天边,或在眼前,全待你胸中念念不忘,只此一事,这种“情极志专、功深力到”的长期留神,有时一经触动,就如看舞剑器而大悟书法的奥秘,看野鸭子飞过而顿悟禅境的神奇,发现天下学问乃是“触处可通”的,一朝寻获宝山,其中的珠玉是俯拾皆是的!

读书像什么?说得俗气一点,读书实在像做皇帝。读圣贤经书,像上朝说官话,正经八百;读史书论忠奸,像临朝批公牍,训斥奸邪!读百家诸子,又像会见天下英豪说客,唇枪舌剑,各怀利器,想动摇君心。读诗词美文,又像下班听歌星演唱,悦耳快心!若读小说戏曲,那更像家中养了大批的优伶艺人,只等皇帝点戏就来献技!至于读游记是皇帝出巡,读画报是皇帝选美,皇帝还得正襟危坐,拘束不堪,而读书则散发宽衣,任性自适,难怪有人说万金之富、南面称王,都比不上一日读书之乐呢!

2条回应:“读书像什么”

  1. 金烈胜说道:

    想想自己少时读书更多的是为了应试,说好听点是为了日后有出息,实为功名驱使。待到没有利诱相逼时,再饶有兴致地去捧读一些书,心境和感触亦大有不同。其实读书像什么并不重要,只要你喜欢读书爱读书,只要你乐享其中,自然便会有像品茶、像美食、像旅行、像穿越、像交友……诸如此类的感同身受?。

  2. 姚可然说道:

    开卷有益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