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嬢嬢”之五

/ 3评 / 5

隐去姓名,发生在身边的真实故事

Every name has a story (每个名字的背后都有一个故事)

悠悠时光中的记忆

5

有个作家说,人的心智不可能是全能的,世上一定有人的心智不能达到的领域,那不可知的领域称作“神秘”。人的欲望不可能是至高的,世上一定有人的欲望不该亵渎的价值,那不可亵渎的价值称作“神圣”。

宗教的本质不在信神,而在面对“神秘”的谦卑和面对“神圣”的敬畏。根据前者,人只是分为有神论者和无神论者,根据后者,人才分为有信仰者和无信仰者。

人们造出教堂或庙宇叩拜的理由之一,在于用具体的行为表达自己的虔诚、恭顺以及谦卑。无论被膜拜的一方,是上帝,抑或是佛祖,它们是否真的存在。我固执的认为,真正具有宗教情结的人,是不会做伤天害理的事的,他们永远具有谦卑之心和有所敬畏。因为人在做,天在看;因为离地三尺有神灵。

上海人向来以“精明”著称于全国。但居住在上海的“上海嬢嬢”却不精明,处处显出谦卑。她的谦卑焕发出美,不光彬彬有礼,也不光以笑颜悦人,它是一个人在历经沧海之后才有的一种亲切,大善盈胸之际的一份宽厚,物欲淘净之余呈现的一颗赤子之心。这种姿态超凡脱俗,使人心仪不已。

我像怀念其他我生活中出现过的那些善良的人一样怀念她,她多年前赠送给我的一对茶色玻璃咖啡杯,如今仍在我的玻璃陈列柜中,散发出一种沉稳、迷人的光泽,像极了“上海嬢嬢”脸上的笑容,陪伴着我。

作家野夫说:

“任何政治史都只是虚张的宏大叙事,只有在一个个具体姓名背后的遭际,才可能更多地窥见我们曾经走过的岁月本相。”

在这个大千世界中,我周遭的人都太平凡,他们的人生如草芥,他们逝去后,更再无人记起他们,就像从来没有来过一样。这些记录他们的零碎文字,不重要,但有总是比没有要好。即使他们只是活在我的记忆中,我的笔下,我也没有辜负他(她)们曾经的美丽、善良或者哀伤。

(全文完)

3条回应:““上海嬢嬢”之五”

  1. 汪黎黎说道:

    欣赏一个人,始于颜值,敬于才华,合于性格,久于善良,终于人品……

  2. 金烈胜说道:

    多少的人、物、事在光阴中流转,花开花落间,一个转身或已地北天南。那些经历的、失去的…唯有记录下来--字里留痕、行间存趣方能历久弥新,或分享或回味…

  3. lian连说道:

    个体的记忆开启着通向集体记忆的大门,那些已逝的生命并非无足轻重的微尘,他们是历史长河中的水滴,最终汇集成汹涌澎湃的浪潮,生生不息。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