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嬢嬢”之一

/ 0评 / 3

隐去姓名,发生在身边的真实故事

Every name has a story (每个名字的背后都有一个故事)

1

她是我杭四中最要好校友的小阿姨,即校友父亲的嫡亲小妹妹,居住在上海,也在上海工作,为了有别于另外一个住在富阳的大阿姨,这个小阿姨就被家里人称呼为“上海嬢嬢”,我也跟着同学称呼她“上海嬢嬢”。

从祖辈的奶奶开始,也可能是在更上一代,同学全家都是虔诚的天主教徒,即使在那个把一切宗教都称为“迷信”,坚决抵制的年代,全家仍旧悄悄的以天主教的信仰培育下一代,服从天主教教规。

解放以前,“上海嬢嬢”年轻时,是修道院内的“嬷嬷”,也就是修女,终身皈依天主,不打算出嫁。

奥黛丽·赫本饰演的电影“修女传”

在世人眼里,身裹黑袍,头戴白帽,终日不停祈祷,在修道院里过着与世隔绝生活的修女,是很神秘的。所以自我从校友口中得知“上海嬢嬢”过去的身份后,一直带着好奇的眼光看待她,想要探寻她过去做修女时的生活状况。

究竟是什么力量使她远离尘嚣,甘心成为“神的奴仆”?她在修道院内是怎样生活的,她有什么样的内心世界?

因为我与“上海嬢嬢”侄女的亲密关系,“上海嬢嬢”对我也很亲切。我陆续从与她的交谈中,零星了解了一些“修道院”内修女的生活状况。

作为修女,都要自觉地拒绝奢华,崇尚简朴。譬如,刚考好的面包,香甜、松软、可口,但修女们认为吃刚考好的面包太奢侈,一定要放置一到两天,等面包干硬后才吃,刚烤出炉的松软面包是招待客人用的食品。

“上海嬢嬢”说,修女的心非常宁静,生活简单,祈祷是每天最重要的必修课。有晨祷和晚祷,每次要一个多小时。祈祷是向上帝寻求帮助,只要你虔诚地祈祷,上帝就会来帮助你,帮助你的心灵和肉体,这是修女们始终不渝的信条。每月一次要向神父忏悔,告解自己的所思所想,自己认为是邪恶的一切。院长嬷嬷是修道院的最高领导,管理着修道院的一切事务。

修道院严格禁止修女与任何世俗的男人接触,修道院里没有报纸,没有广播,除了圣书外没有其他书籍。上帝,圣人,是修道院里永恒、惟一的话题。

“上海嬢嬢”应该是受父母家庭的影响,自幼信奉“天主教”,接受天主教的信仰培育并领受洗礼。她自愿剃度终生事主,认定修道院是她一生的真正归宿。她有与生俱来的宗教气质,虽然面容算不上漂亮,身材也不婀娜苗条,却气质淡雅。即使穿着皮鞋,走路轻盈,不会发出很大的声音;唇边永远挂着微笑,眼神如湖泊纯净而透明;言语总是轻柔、和蔼,我从没有听见过她高声大气的出言不逊;在还俗以后的困苦日子里,也是宠辱不惊,面对艰辛,比较常人多了一份从容,面对群体的打压刁难多了一份慈悲。

(未完待续)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