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银杏

/ 0评 / 2

我家附近,老浙大横路口居民楼中间,有一棵银杏树,它的年轮显示它已经生长了一千年,高过附近的六层楼房,树径几人才能合围,最奇的是,从树干的半中央长出另一棵不同种群的树——我叫不出那棵寄生树的名字,它们一大一小,相互依偎着,怀抱着,常年枝繁叶茂。在老浙大横路扩建改造时,有识之士将它用栅栏围起来,竖了一块刻着红字的石碑——“千年银杏”。住在附近的居民,路过的人群,常常看着它,指点着它,向外来的客人介绍它。

“千年银杏”

2013年11月22日星期五去往植物园游玩,走出街口就看到聚集的人群在那棵“千年银杏”旁围观,大树地面铺满了白色的泡沫状物,好像厚厚的一层白雪,直至走进,看见一辆消防车停在一旁,水枪不停的往大树喷射水注,空气中漂浮着木材燃烧过的焦木气息,才反应过来,是这棵“千年银杏”着火了?闻所未闻,这棵被隔离在栅栏里的好好的大树怎么就着火了?银杏树一周,还围起了十几米高的脚手架,我的第一反应是,“这棵千年古银杏起火后,会死吗?”就在消防官兵忙着给大树灌水的同时,不时会有居民上前询问,他们中很多都是附近的老住民,对这棵树有着很深的感情。

过了月余,银杏树周围的脚手架拆除了,银杏树的枝叶被修剪掉,光秃秃的树干伸向天际,这棵“千年银杏”应该是又活过来了,只是还在康复中……第二年春天到来时,它的树枝上开始长出绿叶,再一个春天,它已经又枝繁叶茂了,而且长高了半个楼层,只是大树中间寄生的那棵小树不见了。

树的生命比人的生命更长久,从“阅世”的意义上看,人是比不过树的。所以,看着静立的那棵“千年银杏”会不由得生出某种敬畏——一千年来,一代代普通人死了,一代代帝王们让臣民呼喊“万岁”、“万寿无疆”也全都死了,它却仍然活着,默默地、居高临下地看着人间的兴衰更迭、生死荣辱,在它面前,我们是多么渺小,在某种意义上,它们就是历史,他们才是帝王。

树为人们贡献了自己的全部,从枝叶到花果根干,从未向人们索取过什么,它在大自然中间活得好好的,长得高大、粗壮,姿态优美,出神入化。但近年道路改造,新建小区移栽的树木,却出现了一些让人匪夷所思的现象,移栽后半死不活的各种树木,像人生病一样,打着吊瓶!

或许树的命运与人的命运一样,有些树在生命的起点上就被置于一个不平等的位置。树生长在深山大谷或公园中便是好福,至少不必担心没捱几年就遭被移走的厄运;一如那些行道树,只能听由人类轻浮善变的欲望摆布。

但愿这棵“千年银杏”不会因为那一位“领导”的一时兴起,被挖走、移栽。所以,它被围住,立碑保护,是它之幸,是我们之幸!

一千年,这棵银杏树在漫长的成长过程中,一定遇到过各种大大小小的灾难,如从天而降的火烧,但它都挺过去了,经历了时间的考验,才会成为今天这样一棵大树。

它的王者风范不是靠什么前呼后拥的虚势造成的,它靠它的阅历,它的顽强生命力,它的光辉的生命形态,使人望之而生敬仰之心,爱慕之情。

同样是生命,树以静以不言而寿,它让自己扎根大地并伸出枝叶去拥抱天空,尽得天地风云之气。我们不用向哪位伟人、智者学习,只向这棵“千年银杏”学习即可。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