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家”之八

/ 0评 / 2

我小心翼翼地珍藏着来自灵魂深处的记忆……

四、古城民俗衣食

4、年节点心水果和出行

“我们那个地方”,过年过节时,人们还会制作各种应景点心,千层糕及用红糖芝麻制作的糯米年糕,放在室内火炉上烤着吃,又香又糯;特别令人向往的是,内里包裹着内容繁多——栗子、花生、大核桃仁、大白豆、绿豆、腊肉的糯米枕头粽子,大约有小孩的睡枕那么大,蒸熟后打开粽子叶的一刻,一定是全家人最期待的时刻。

“我们那个地方”,不生产现如今丰富多样的水果,最多的水果是李子,我长大以后,从来没有吃过比那里更好吃的李子,那种李子个头很大,绿色的果皮内透着黄红色的果肉,一口咬下去,甜度很高的果汁,伴有一股特有的清香,让你忍不住一口气将这可爱的果实吞下肚;再有就是樱桃,这种水果时令期很短,刚上市还没等有钱买给我们小孩吃,就在市面上消失了。还有一种人们叫做“地瓜”的泥土内生长的根块状农作物,跟我们如今见到的“土豆”、“番薯”完全不同,我们拿它当水果吃,它有一层厚厚的皮,从顶部撕下皮后,里面是白生生,又脆又甜的瓜肉,但有一点生腥气味。当然还有随处可见的“番薯”和“玉米棒子”,是我们小时候能吃到的零食。贫困时,这两样东西还是人们充饥的主食,让我们不挨饿。

秋天一到,街边会有人放上一个大火炉和大铁锅,铁锅内是油光光的黑色砂子,将红色或褐色的带壳板栗放入炒热的砂子内,不停翻炒中还会加入厚厚的饴糖,待栗子呈现鲜亮的色泽,并开始爆裂时,人们围观并掏钱买这种现炒现卖的糖炒栗子,一口咬下去,又热、又香、又甜、又糯,那才是正宗的、名副其实的“糖炒”栗子!当然,我们总是围观的时候多,很少能吃到口。

这里的风味小吃是一种名叫“油茶”的点心,里面有油炸的馓子,油炸的花生、黄豆……再用一种烧熟的喷香的面糊冲入即成。因为对这种童年记忆深刻的小吃的怀想,我在成年后仅有的两次回乡时段,都去寻找这种小吃,但只吃到了一回,还感到不是我记忆中的那个味!还有就是那种又麻又辣的“凉粉”,在杭州的川味餐厅里,经常点这个菜,但总觉得也不如小时候想象中的“凉粉”好吃。或许正如人们常说的,记忆中的“好吃”只是向往期待,怀乡情结。

童年印象中,无论到何处,总是步行。上学步行,上街步行,出城步行,上山步行。街上会有马车牛车驶过,主要用来运货物。偶尔有人力车即旧时人们称作的“黄包车”路过,“黄包车”在遵义的大街上则较为多见。也看到过有人乘坐一种名叫“滑竿”的交通工具,那是一种用竹竿做成的可躺可坐的类似竹躺椅的东西,需要两人抬着乘坐的人行走,过街或上下山路。

小时候从小山城到遵义,乘坐过长途汽车,我乘坐过的所谓长途汽车,不似如今的大客车,人人有座位,实际上是那种带帆布篷的敞篷货车,乘车的人们,只能坐在车内沿车四周搭建的简陋木板上。而且根本没有所谓的汽车班次,乘车是要起早摸黑的,车子爬过一座又一座高山,最高的是娄山关,小时候我晕车,好不容易坐一次车外出,连黄疸水都吐出来,昏昏沉沉,疲惫已极的一车乡下人,突然被城市吓醒,嚯!真正的城市到了,对童年的我那是相当神气的,这就是出了远门。

(未完待续)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