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家”之四

/ 1评 / 3

我小心翼翼地珍藏着来自灵魂深处的记忆……

三、原始小城

2、耕作粗放广种薄收,贫穷但悠闲自在

城外俗称“坝子”的平坦田野里,种植着水稻,水稻田里聚集着数量众多的青蛙、蚂蝗、黄鳝。春天的夜晚田里蛙声一片。山坡上则往往种植成片的“包谷”(即玉米棒子)、番薯,我就读的中学校门外是一片油菜田。那里的农民不像江浙一带的农民勤于精耕细作,一年至少要种植两季农作物,平素不愿浪费一寸土地,田边地角都见缝插针种植着蔬菜或经济类农作物。这里的农民习惯于耕作粗放,种植单一,春种秋收。冬季一到,当地的农民就不到田间劳作了,赋闲在家。男人打猪草,女人们煮猪食养猪,打草鞋,编织土布。

当地农村人不分男女,几乎都嗜好旱烟或水烟。家中男女闲时总是坐在进门的客堂火塘边,吸食旱烟或水烟。如果有客人来访,主人会以自己的烟筒,装好烟,恭恭敬敬地递给客人,然后从火塘中夹起炭火,为客人点烟,以示对客人的尊敬。客人一般不推辞,稍吸几口,双手捧还。左邻右舍、亲朋好友围坐火塘吸烟,交谈,称为“摆龙门阵”。

旱烟管一般多用竹根为烟斗,筒竹为吸管,形似小锤。也有用木制的烟管,上面有雕饰。

那种长长的“水烟管”则非常有特色——铜质、竹子或木质的烟管,连着一个盛着水的圆筒状底部,在“水烟管”嘴装上土烟丝点燃后,烟民们从另一个也连通底部圆筒的烟管,抽吸着燃烧的土烟丝,随着内筒的水声,“咕噜噜”吸烟。

烟是用自己种的烟叶卷成的。制法很粗糙,将烟叶卷起即成,有的则将烟叶切成细丝。人们认为,吸烟能驱除瘴气侵害,提神醒脑,消除疲劳。特别是山区蚂蝗多,上山劳动、狩猎被蚂蝗叮咬流血时,便将烟叶、烟丝揉碎,掺上烟灰,敷擦伤口,就能止痒、止血。

边远高山的村民,刀耕火种,广种薄收,更是靠天吃饭,闲时会去山里狩猎,因而生存极受自然条件限制,生活贫穷,但悠闲自在,他们心底是朴素的,只要能养家糊口,绝不多生一丝贪婪。

(未完待续)

一条回应:““老家”之四”

  1. yang茹说道:

    一口气把前后几期都读完,期待着续集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