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侬软语”之一

/ 0评 / 4

隐去姓名,发生在身边的真实故事

Every name has a story (每个名字的背后都有一个故事)

1

只要看到“吴侬软语”这几个字,我总会不由自主的想到“我倪苏州”和“我倪苏州女人”,从而联想到我一位中学同学的母亲。

苏州老建筑

这位女同学并不是我的同班同学,我因为患病从“北京医学院”休学后,病愈准备第二年再次高考复习功课时,认识了她。她就住在杭州著名的清河坊附近,长长的一年复习时间里,我多次去过她家。这是一个有墙门的院落,双开门,推门进去就是一层楼的房子,中间环抱了一个小天井。第一次见她母亲,时间是下午晚饭前,她坐在天井后面,堂前屋檐下的一把藤椅上,见到我们,清瘦标致而白皙的脸上堆满了笑容,我的第一直觉,这是一个善良又和蔼的妇人,她亲切的招呼着我们,一开口“吴侬软语”——是苏州话,轻柔而好听,因为语速很慢,还有意识的往普通话靠拢,所以我不感得困难,就听懂了她的苏州话。女同学指着母亲介绍说,这是“娘娘”,是苏州话称呼母亲为“娘娘”,还是她家的特定称呼,我至今不了解。我和另外一个一同复习的女同学一起站到她的身边与她礼貌性的寒暄后,随同她女儿往室内走去,就在此时,她从藤椅上站起身来,走下台阶往天井侧面的厨房走去,瞬间,我惊呆了,她竟然是一个残疾人!她费力的拖着她的一条残腿,不是一般的“跛行”,而是变形萎缩,完全失去功能的一条腿,只能靠身体和手拖着——下台阶,再在天井缓慢的行进,跨门槛进入厨房时,几乎是用双手拖着那条残腿,才跨入厨房门内。由于礼貌我什么都没有问,但我的表情一定泄露了我的疑问。

杭州清河坊胡庆余堂国药号

这位女同学与我相识不久,我对她家的情况完全不了解,她大约秉承了母亲的温柔,受母亲影响,说着杭州话,但也带着软软的腔调,用杭州俚语说就是“嗲腔”,同学中从没有人这么说杭州话,辨识度很高,不见人影,只闻其声,就知道是她。如果不是她待人诚恳、谦和,这种说话的腔调,甚至会引起反感或哂笑。但她在同学和朋友中,人缘很好,认为她这样的“嗲腔”很自然,她也很快赢得了我的信任,我们成为了好朋友。

再一次到她家,见到“娘娘”,也是一天中的这个时间段——下午晚饭前,同样是礼貌招呼和客气寒暄后,她又一次站起身来准备晚饭行走时,我不由自主想跑过去搀扶她,立刻被她的女儿用眼神并冲我摇摇头止住了,随后,拉着我进入室内。我不知缘由,心中充满疑虑和不解,为什么?她母亲都那样走路了,我为什么不能帮帮她?而且她是女儿,更应该走过去搀扶她呀?

(未完待续)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