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长记忆:宠物的故事之六

/ 1评 / 3

不同年代的人,有不同的成长记忆。

时间可以磨灭一切,无法挽留,而回忆可以拯救已经消失的往昔,只要你记得它,只要你愿意回想它,只要你珍惜它。

我渐渐长大,亲眼目睹了更多人类的死亡。

邻居家比我还小的小女孩患肺结核病,临死前一天是晴天,艳阳高照,她的母亲把她抱到沿街的屋檐下,享受难得的好太阳。她是那种特别娇柔,让人怜爱的小女孩。那天刚好是周日,我不上学,阳光下,她那白皙的脸颊上透出两块红云,真好看。她细声细气的叫我姐姐,与我热切地交谈,虽然说一会儿话,就要停下来喘气,额上不时冒出冷湿的汗珠,我拿出自己的小手绢为她擦汗,她的语调急促而兴奋,我完全看不出她是一个即将死去的人。第二天当我放学回家时,她的妈妈在家里哀哀地哭诉着,母亲在抚慰她,其他人叹息着告诉我,小女孩昨天后半夜死了。我止不住流下了眼泪,快步走回家中,心中空落落地,发着呆……

隔壁的老爷爷,喜欢哼两句京剧,“空城计”诸葛亮和“武家坡”薛平贵的唱段是他的最爱,总听见他那“我站在城楼观山景”,和“八月十五月光明”的高亢开场,以下的唱词就含糊其辞,不大听得明白了。没见他患病,有一天,他也死了……

民间有“喜丧”之说,说的是无疾而终,死得没有一点痛苦,这是因为活着的时候积德所致。所以他家为邻居分送糖果时,家家都抢着讨要。

再后来,我选择了学医,上了医科大学,成为一名医生。医院里,生离死别几乎日日上演。病房中死去的病人送去太平间伴着亲人的哭泣,同一个时刻,产科病房人们却正为新生命的诞生欢声笑语,这里大悲或大喜都直面人性,照出的是大社会的缩影。

如今我老了,更加明白无误的知道,人死是必然的,它是一个我们一出生就通报要来访的客人,现正日夜兼程,越来越快一步步靠近我们。

人与人的最大区别就是如何对待死亡。或者说,一个人如何对待死亡,就会选择如何对待生命和生活。

全世界流行的艾滋病毒,是目前科学家研究得最透彻的病毒,它来自黑猩猩体内的免疫缺陷病毒。据估计,这种病毒可能在猩猩体内已经生存了好几万年。非洲刚果地区的居民在捕猎黑猩猩、吃它们肉的时候,被这种病毒感染。从此,它开始在人类世界默默传播,并且在一个世纪的时间里杀死了全世界数千万人。

Character: The Rivals.

2002年暴发的SARS冠状病毒可能也有类似的现象。科学家们推测,这种冠状病毒的祖先应该是生活在蝙蝠体内的某种冠状病毒。最开始,它们并不会感染人。在积累了足够的基因突变后,它们获得了入侵果子狸这种中间宿主的能力,然后在果子狸体内继续变异、传播。最终在2002年具备了感染人类的能力。

2020年首次暴发的新型冠状病毒,很可能也遵循了类似的传播和进化路线。

这场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让我们不得不小心翼翼地戴上口罩,老老实实的待在家里,每天更新的疫情死亡人数报道,让我们深刻感受到了病毒的可怕、人类的脆弱和生命的无常。

实际上,很多科学家猜测,人类世界里肆虐的绝大多数病毒,从流感到乙肝,从天花到麻疹,或许都有一个天然的动物来源。

爱因斯坦说:“人类应该把爱心扩大到整个大自然和全体生命。”

只有当我们用平等的眼光去看待所有生命,对它们给予尊重和爱护,世界才会在我们面前呈现出它的无限生机。对所有生命常怀敬畏之心,我们才会感受到生命的高贵与美丽。

(全文完)

一条回应:“成长记忆:宠物的故事之六”

  1. 金烈胜说道:

    人的成长过程,既是不断相遇的过程,同时也是不断告别的过程…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