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长记忆:宠物的故事之四

/ 2评 / 2

不同年代的人,有不同的成长记忆。

时间可以磨灭一切,无法挽留,而回忆可以拯救已经消失的往昔,只要你记得它,只要你愿意回想它,只要你珍惜它。

我们家穿过街道斜对面有一个很大的空地,一角堆放着垃圾及碎瓦砾,其他地方长着野草,是住在附近孩子们玩耍的乐园。那个时期,因为生态环境好,这里留驻着成群结队的鸟类,最多的是麻雀和乌鸦,特别是体型较大的乌鸦,不怕人群,赶都赶不走,一天到晚聒噪着。

Crow sitting on fence

乌鸦在当地民间是不受欢迎的鸟儿,据说它的叫声里含有一种诅咒的力量,被认为与死亡有关,它的出现总让人产生不祥的预感。所有的鸟都重视羽毛,即使色泽暗淡的鸟,也利用羽毛上斑点的变化和明暗的对比来装饰自己。而乌鸦不仅全身穿着单色的衣装,而且采用纯粹的黑色,像服丧之鸟,似一块形状奇异的黑纱,散布着死亡的浓厚氛围。盛传谁家门口的树上集合着乌鸦,说明这家刚刚失去了人丁。乌鸦还在寓言中反复充当反面角色。

这些关于乌鸦的叙说,是我稍微长大一些后得知的。当时,我并不知道这些,但那天当我和父亲走进这个空地时,我确实看见了异乎寻常多的乌鸦,聚集在空地上,盘旋在空中,大声狂躁不安的叫着。

父亲走到空地的边缘一角,拾起一根一头有些尖的木棍,把兔子放在地上,开始挖掘一个泥坑,然后把僵直的兔子放进坑内,就在他准备填入泥土时,我又开始了哭泣,扑向泥坑要拿回兔子。父亲停了下来,以从来没有的温柔动作,把我拉住,让我坐在旁边的石头上。

再一次认真的告诉我,我的兔子死了,它再也不能动,不能吃东西了。凡是活着的动物都要死,人也会死,死了以后,人也要被埋进泥土里面,我惊恐的听着这些奇怪的话。大约我的身体开始有些颤抖,父亲停下来,接着说:“死了的动物和人都会到天上去,那里是另一个世界,那里天天都是晴天,不会下雨。”我们生活的地方是一个“天无三日晴,地无三分银。”的山城,天天是大太阳天,应该是人们最向往的天气。我终于停止了哭泣,无奈的看着父亲往泥坑里填土,再把它做成一个小土堆,四周放上小石头。然后随着父亲一步一回头的回家去了。那天我没有吃晚饭,父母没有责骂我,父亲还反常的给了我几块糖,但我没有吃,弟弟从我手中一把抢了去,很快就吃完了。我也没有与他争抢。

很奇怪,就是从那天开始,我突然觉得自己有点不一样了,哪点不一样我也说不清楚。

第二天清晨,我又去看我的另一只兔子,它安静的在笼子里,好像没有什么变化,我才安心的上学去了。以后的几天,我想尽办法为这只孤零零的兔子弄些好吃的,冒着被母亲打骂的危险,我甚至把一整棵白菜外面的叶子剥掉,留下那嫩嫩的菜心,给我的兔子吃。但几天后,这只兔子也不吃东西,接下来很少活动,再后来它也死了。

我比第一只兔子死去时冷静了许多,甚至是不伤心了,真的不伤心,还有几分欣慰。我相信我的兔子是去了天天是晴天的另一个世界,去会见它的伙伴,它的心里一定很快乐。

(未完待续)

《“成长记忆:宠物的故事之四”》 有 2 条评论

  1. yang茹说道:

    继续欣赏中……

  2. 金烈胜说道:

    小时候在乡下没有宠物概念,家家都会养些猪、鸡、鸭、兔等家禽,是生活所需也是生活所迫。记忆中那会养兔就因它身上的兔毛,一年可剪上几回拿去卖,仅为贴补些家用而已。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