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长记忆:宠物的故事之三

/ 1评 / 2

不同年代的人,有不同的成长记忆。

时间可以磨灭一切,无法挽留,而回忆可以拯救已经消失的往昔,只要你记得它,只要你愿意回想它,只要你珍惜它。

送我小白兔的叔叔告诉我,兔子是草食性的动物,最好的食料是青菜、胡萝卜、番薯叶……千万不要小看兔子的智慧,它很爱干净,教一两次,就会在固定地点方便,我在笼子之外做了一个“固定的厕所”,实际上是一个没有盖的纸盒,去掉一个边,里面垫放多层废纸或稻草,兔尿非常臭,量又多,当兔子尿完,要马上清理弄脏的废纸或稻草,不然它就不会在同一地方解决了。而兔子的大便是一颗一颗黑黑圆圆的。

我不断的询问大人们,了解各种饲养小白兔的知识,知道了喂食白兔的蔬菜要洗干净并且晾干,如果有水,兔子吃后会拉肚子。兔子需要喝水,但不能给生水,必须是煮过的水。兔子是喜欢干燥怕湿的小动物,要放在干燥的地方。不能给兔子洗澡或泼水,这样它很容易感冒,一般把毛梳理好就可以了。不多久,我就俨然成了一个“养兔专家”。

每天上学前和放学后,我一定会去楼下后院看我养的兔子。梳理、抚摸它们的毛皮。特别关注母亲每天买回家的蔬菜,是否有兔子喜爱的蔬菜,或向家在农村的同学讨要新鲜的蔬菜或番薯叶,看着它们活蹦乱跳,一天天长大,我欣喜不已。

大约几个月后的一天,当我放学回家,一进家门没有放下书包,就去看我的兔子时,发觉其中的一只兔子直挺挺的躺着,没有了体温。我急得哭起来,引得父母赶过来,以为发生了什么大事,父亲蹲下身子,抓住兔子的长耳朵,把兔子从地上提起来,摇摇头说:“它已经死了。”

“死了!什么是死了?为什么死了!”我惊恐的问。

“死了,就是它再也不会动,再也不会吃东西了。”父亲回答我。

然后,父亲继续提着兔子的耳朵,往大门外走去。我一个疾步站在他的面前。

“去那儿?”“你要把我的兔子怎么样?”

“去对面的空地把它埋了。”父亲耐着性子对我说。

“我不要你埋了它,我要我的兔子。”我一把从父亲手中抢过兔子,抱在怀中,更加大声的哭起来。

“这女娃疯了,死了的兔子那能再放在家里,它要臭的。”母亲一把从我手中夺过兔子,交给父亲,同时握住我的手,往楼上拉。我像发疯一样挣脱她的手,奔向父亲,撕心裂肺的哭着,我一向被认为是一个文静的女孩,我的反常举动大约是吓着父母了。一直以来严厉的母亲看着我,不知所措,倒是父亲回过身,拉着我的手说:“我带着你去,好吗?”

我一边抽泣着,一边顺从地跟着父亲,走向街对面的那个空地。

(未完待续)

一条回应:“成长记忆:宠物的故事之三”

  1. yang茹说道:

    ? 兔也是我的最爱,但对我来说更多的是具有别样的寓意。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