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日碎语

/ 0评 / 1

5. 季节辗转,岁暮寒秋

没想到,今年的秋天不按常理出牌。直到10月16日,杭州才官宣“入秋”,破了1951年有气象记录以来,最迟入秋记录。接着是连续的阴雨、断崖式降温,一夕之间,季节转换了冷暖,感觉心事还在盛夏的夜里辗转,眼前已然是一派清寒,杭州似乎“从夏天直接进入冬季”,开着冷空调,一下子转换成热空调。

幸好,气温经过一周的“大起大落”,眼下终于进入了平稳期,盼了许久的秋天,只是迟到,没有缺席。杭州终于有了秋天该有的样子,秋高气爽,满城桂香。

这些天,蓝天白云,碧空如洗,气温宜人;由于前些天反常的气温,早秋类桂花晚开,晚秋类桂花早开,出现了多年来少见的局面——杭城所有该开的桂花,几乎同时绽放,仿佛一夜之间,银桂、金桂、丹桂均被金秋的阳光唤醒,微风徐徐,丝丝香甜沁人心脾。

突然想起很多、很多年前,少年时代、青年时代,那时杭州的秋天比现在长得多,好像中学、大学开学不久,九月初的“白露”节气以后,即使白天艳阳高照,暑气残存,但早晚已经凉爽,就是秋天的样子了,这样的秋日好天气,可以一直延续到阳历的11月中旬。

我们仗着年轻,肆意挥洒着秋日的好时光,在校园内晨跑,秋天的清晨,阵阵凉风还带着寒意,深邃的天空挂着颗颗闪烁的星星,凝视着那些星星,心中升腾起许多幻想。风吹拂着我长过膝盖的长发,走过通向大学宿舍后门旁的一棵桂花树,忍不住总要凑上去,嗅一嗅那醉人的桂花香。那时的杭城没有那么多桂花树,最多的桂花树集中在长桥一带的南山路旁,中学、大学校园内或许有几棵桂花树,居民区内几乎没有种植过桂花树,但桂花的香味一样的绵长,往事是那么具体却又虚幻,它们在世间的深处,不可触摸却又毫不褪色,缱绻缠绕。

这些天,伴随着满城桂花香,道路两旁的梧桐行道树也开始黄染,公园里紫薇花树叶子、银杏树叶子以及无患子树叶子都已经泛黄了,片片黄叶散落在深绿色的麦冬草地上,提醒我们,季节辗转,终究是到了岁暮寒秋

杭州城东公园的银杏树

晚唐诗人李商隐词曰:“玄蝉去尽叶黄落”说的是深秋。从枝头泛黄到簌簌飘落,漫天旋转的枯黄树叶,才算真正划出了季节更替的轨迹。当梧桐树、杉树、松树、银杏树这些落叶树,脱尽满树的树叶,显出它们的秀颀与挺拔,一些被春天夏日的繁枝茂叶遮蔽的疤痕,一些少年时代持抱不放的执念,不是展现了,就是放弃了。人生就是如此,走过懵懂无知的岁月,一路跌跌撞撞,经过风,历过雨,不断失去,不断成长。恍惚间,我们已经到了“耄耋之年”。一辈子很长,一辈子也很短啊。苍翠的时光,宛如泛黄的叶子,渐次凋零,只留下一树虬枝,镌刻着苍凉。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