炎炎夏日

/ 0评 / 1

4.夏雨

夏天是声音的季节,有蝉鸣、鸟叫,还有雷声、雨声。

散步时遭遇雷暴雨

夏天的雨大多是阵雨,与春天的绵绵细雨,淅淅沥沥下个不停的淫雨完全不同;夏天的雨,是任性的,盼望它赶快下,下久些,它却憋着就是不下。你看着晴空万里,但只要天气闷热,感觉透不过气来,没准就会遭遇一场猝不及防的雷暴雨,先是远远传来阵阵雷声,轰隆隆由远而近,云层不断增厚,待到乌云飘到头顶,就见那大点大点的雨,带着劲健的重量,打在地上,接下来天空就像被戳破了一个个洞,风夹带着雨水倾泻而下,即使看到一个躲雨的处所跑步前行,已经来不及了,头发、衣裤、鞋袜瞬间都已湿透,心中却止不住升腾起了孩童般的窃喜,索性慢悠悠走到了躲雨处,急雨滂沱中驶过的小车,前挡风玻璃上,刮雨器急速的左右摇摆,车顶棚被雨滴敲打,发出金属的声响,车轮像是在河水中穿行,水花四溅。

雷暴雨后池水溢出到路面

雨中,所有色彩都融化在水淋淋的绿色之中,绿得耀眼,绿得透明。街路一下就有了积水,来不及进入下水道的水流在两旁形成水沟,落叶打着转在上面飘浮前行,空气中渗进了负离子的泥土香,这种雷暴雨,荷塘里的荷花、荷叶应该是最感惬意的了,粉红的花瓣,在来不及承接水珠的荷叶旁边,灿烂的笑着,仿佛听得见它们欢乐的笑声。雨持续的时间一般不会太长,雨停了,天变得湛蓝,凉爽的空气让我们心花怒放。

如果下雷暴雨时,你正好没有出门,站立在阳台的窗前,会有别样的感受,雨声风声以同样的强度,成排成片的从高楼的墙上、柏油路上扫过来,又扫过去,一阵阵一串串,灵动而立体,带着乐音,十分好听,不一会街路就成了河流,雨水在风的带动下流淌着,路面溅起来的水雾,空灵又迷离。

这样看雨、听雨,很带着一点“闲”的味道。不疾不徐,不悲不喜,“雨”只是背景,你尽可以任由你的思维天马行空,人生中,该来的就是你的,终究会来,不必怅惘;该去的不属于你,迟早会去,不必患得失,怨天尤人;满怀期待和感恩,期待下一场雨,它在属于它的季节,用它欢喜的方式,淅淅沥沥、安静地下,疾风骤雨、轰轰烈烈地下。用这样的心情,看雨、听雨,体味人生,云淡风轻。

待到雨停了,天光乍现,云层渐薄,后面竟透出了隐隐的日影,运气好时,或许会看到雨后的彩虹,一座座被雨水清洗过的高楼,我家阳台窗外,远处的凤凰山峦都清晰的显现在眼前,鸟儿又开始鸣唱了。

苏轼在“有美堂暴雨”中写道:游人脚底一声雷,满座顽云拨不开。天外黑风吹海立,浙东飞雨过江来。十分潋滟金尊凸,千杖敲铿羯鼓催。唤起谪仙泉洒面,倒倾鲛室泻琼瑰。

东坡先生说,一声响亮的雷声宛如从游人的脚底下震起,有美堂上,浓厚的云雾缭绕,挥散不开。远远的天边,疾风挟带着乌云,把海水吹得如山般直立;一阵暴雨,从浙东渡过钱塘江,向杭州城袭来。西湖犹如金樽,盛满了雨水,几乎要满溢而出;雨点敲打湖面山林,如羯鼓般激切,令人开怀。我真想唤起沉醉的李白,用这满山的飞泉洗脸,让他看看,这眼前的奇景,如倾倒了鲛人的宫室,把珠玉洒遍人寰。

诗中的雷雨声、风雨状以及自己的心绪一览无遗,写杭州的雷暴雨,有谁写得过苏东坡!

(未完待续)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